农村校园的刺激

一年前,我从一所师范学校毕业,按照国家的分配原则,我被分配到了一个农村的中学任教,那是
一个十分寂寞的小镇,平时没有什么人往来,夕阳时分,更显得无比落寞,我们学校就在小镇的旁边,
周围是一大片的水田和荒山,在冬天的时候,风一吹,校园里的那几棵老槐树就沙沙作响,无比冷清。

说实话,我对自己的工作环竟很不满意,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家里的经济条件又不太好,无法让我
去跑关系,分到一个好工作,没办法了,就这么混吧,时间一久,我和这里的同事们也熟了起来,每天
有说有笑,倒也很好打发日子,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有很多雄心壮志也忘得差不多了。

刚来的时候,学校分了一间不大的宿舍给我,是那种老得不能再老的房子,不过,我也很满足了,
每个晚上,一个人睡在房里,我想了许多事,许多往事,无比耐何之下只好报以几声叹息。住在我隔壁
的是一个老教师了,姓赵,40多岁,上物理的,人很开朗,和我很快就熟了,常开一些玩笑,他的老
婆是一个刚刚40出头的中年妇女,看得出来,年青时也是个风流人物,现在看上去都还有几分风骚,
人也很大方,不久就和我这个毛头小子也熟了,无聊的时候常和我开一些露骨的玩笑,这个女人姓李,
我就叫她李婶,关系一熟,我就常去她家蹭饭吃,因为我一个人住,是不大爱动手做饭的。

时间一久,我就发现,李婶其实也还很有两分姿色,虽然岁月无情,在她脸上写下了沧桑的痕迹,
但看上去也还那么精神,更有几分成熟的风韵,不夸张的讲,她就是那种徐娘半老的女人。也许是在那
种坏境里太寂寞了吧,慢慢地,我竟然开始对李婶有了非份之想了,这也难怪,我已22岁了,生理又
很正常,内心是十分渴望女人的,而我们学校里,女教师又不多,还都长得很悲观,相比之下,李婶虽
然老了一点,可她是这个学校里最风骚诱人的了,我常在她家进出,能叫我不动心吗?

慢慢地,我开始在晚上睡在床上,想像着李婶的样子手淫,在我的意识里,李婶已经被我强奸过N
多回了,每次上她家,只要赵老师不在,我就会狠狠地盯着李婶的身体看,说句实话,李婶这种年纪的
妇女要保持身材不变形是很难的,李婶的身材并不好,她有些发胖,但这样更显得她那对乳房很硕大,
那对屁股也很丰满,又大又圆,这才是成熟妇女该有的,一切都让我无比沉醉。我快要发疯了。

李婶有个19岁的儿子,在省城里读一所中专,不常回来,李婶两口子都很想儿子,正好碰上国庆
节,有一个星期的假,赵老师就兴冲冲地上了省城,一为看儿子,二为了游玩,可惜李婶坐不得车,只
好呆在家里了,不知怎么地,我知道了后,十分地开心,在我心里总有种向往和预感,我自己说不得清
楚,反正就是激动。

开了假,学校一下就空了,我们学校,单身老师多,一放假就各玩各的去了,进城的进城,回家的
回家,只有我不忙,也没有回家,一个人仍呆在学校里,这天早上,我睡得正香,李婶在外面敲门,「
小方,该起来了,你还没煮饭吧,过来吃吧!」我一惊,醒了,一看表,已经是早上11点了,忙起了
床,开门到隔壁去,李婶已经做好了饭,很高兴地在等我,因为常在她家蹭饭吃,我也没什么不好意思
的了,一屁股坐下就吃。

「你慢点嘛,小心殪着了,像是这辈子没吃过饭的了!」李婶笑呤呤地坐在一边,边吃边说,就像
一个长辈看着自己的晚辈一样,不过,我还是从她的眼光中看到了一点放荡的意思来,不知是不是我意
会错了,我笑嘻嘻地说,「李婶做的饭香呀,能不多吃一点吗?」李婶咯咯笑了,「我看你的鼻子很大
的,人家说,鼻子大的男人,那个东西也很大的,是不是呀,小方。」在以前,李婶也常和我开这种玩
笑,但都有赵老师在一边,这次不同了,赵老师到省城去了,只有我和她了,我心当地一下,有些七上
八下,看了李婶一眼,她的眼里笑嘻嘻地,有一些别的味道,有点风骚吧,我定了定神,说:「是呀,
反正不小,你要不要试一下呀!」平时我也常这么开玩笑的,李婶都只会咯咯地大笑一下,可今天不同
了,她笑咪咪地说,「好呀,那你把裤子脱了吧,让婶子试试。」天啦!这个骚妇人,敢这么说,不过,
搞得我倒有点不好意思了,脸都快红了,心里却激动万分,不知该说什么话了,「嘻嘻,不敢了吧,这
点胆子呀!比猫还小呢,你还是个处男吧!」李婶风骚地笑着说,「嗯,不是了,早就不是了」我忙说,
我这人最怕别人说我是处男了,多没得面子呀,李婶哼了一下,「不是才怪,脸都红了。」

这顿饭就在这种气份中吃了,我已经食不知味了,心里一直很激动,有几次手都在抖,李婶看在眼
里,又是一阵咯咯大笑,笑得我心里直痒痒,下面那家伙几下就硬了起来,真想冲上去抱着李婶就狠×
她一通。

吃完饭,我坐在门口看着外面,学校显得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只有两只村子里老百姓家养的土
狗在×场上游荡,李婶蹲在一边洗碗,翘着对大屁股,边和我说话,「小方呀,有女朋友了吗?」「还
没有呢,等婶子什么时候给我介绍一个呀!」「那好办呀,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呀!」「嘻嘻,我就喜欢
婶子这样的,丰乳肥臀的。」「呸!小坏蛋,占婶子的便宜呀,我怕你对付不了呀,嘻嘻,你干过那种
事吗?」「还没呢!」我不好意思地说。

「哟!那你真忍得住呀!」李婶笑着说,回头看了我一眼,那时我正猛盯着她那对丰满的屁股看个
不停,她一回头,吓我一跳,李婶见壮,咯咯大笑道,「那你想不想干那事呢?」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了,没有说话,可我心里在叫喊,「想呀,想呀,我现在就想日你这个骚妇人!」

见我不说话,李婶嘻嘻一笑,又回过头去洗碗,丰满的臀部仍对着我,不时晃动着,我似乎听见她
若有若无的一声叹息,「你今天怎么胆子这么小呀,这可不像平时的你呀。」李婶笑着说了一句,不知
怎么地,那一下我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就冲了上去,从后面一把就抱住了她,双手不停地在她那硕大的
乳房上抚摸着,「你干什么呀,快松手!」李婶被我吓了一跳,叫了一下,「我可是你婶子呀,比你小
鬼要大20多岁呀!都可以做你妈了。」

「我不管了,我就和你做那种事,真的!」我抱着李婶,双手还在她胸口乱摸乱捏,真的好丰满、
好柔软呀,它妈的,这种感觉太爽了呀!「快放手呀,你,当心别人看见了,你叫我还怎么做人呀!」
李婶喘着气说,声音比刚才小多了,这骚妇现在倒装正经了,我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只顾着乱摸,「
你还不松手,婶子要生气了呀!」李婶试着挣扎了一下,可我看得出她只不过是意思一下,这骚妇人可
不是真的想挣扎,见我抱得紧,李婶也就不在挣扎了,叹了一口气,说「真拿你没办法,还不快去把门
关上呀,你真的想让被人看见呀!」

我这才发现原来门还大开着,幸好是在放假期间,学校里没有多少人,要不是那还得了,赵老师回
来还不得剥了我一层皮呀,我忙跑过去把门关了,把窗帘拉上,回过头来,李婶已经站了起来,笑呤呤
地把手上的水擦干净了,说,「你急啥呢,大白天的,你不怕有人来呀!」「不怕,门都关了还怕个屁
呀!」说着我又要扑上去,李婶笑咪咪地躲开了,「别急,在这儿不行,到里屋去吧!」说着就进了里
屋,我忙兴奋地跟了进去。

里屋比外面要黑一些,我已经忍受不了啦,一下就扑了上去,按住李婶就往床上拉,李婶咯咯笑道
:「别急,别急,有的是时间嘛,等会够你玩的!」我不管,按她在床上就开始亲,说句实话,这倒不
是我第一次玩女人了,在学校读书时我也和有个女同学玩过了,不过和一个40出头的中年妇女做我倒还
是第一次,所以那时我特别兴奋,觉得很刺激,鸡巴硬得不行了,又胀又痛。

看得出来,李婶也觉得特别兴奋,一直笑哈哈地和我接吻,还用她那柔软的舌头抵开我的嘴,伸进
我的嘴里又舔又吸,这个骚妇人,不愧是结婚20年孩子都成人了的,真是个高手呀,几下就撩得我性欲
大长,我也跟着她学,把舌头伸进她嘴里吸她的口水喝,她边笑,边就伸手到我的内裤里捏住我下面那
根大鸡巴,又揉又搓,搞得我都快要受不了啦!一看她就是个精验丰富的老手了,「想不到你人这么斯
文,有这么粗一根大鸡巴呀,比我们家老赵可利害多了!」李婶边摸我的鸡巴边对我说。在农村里,这
些结了婚的妇女说话都这么放荡的,我也是见怪不怪了,边舔着她那两片嘴唇,边隔着衣服捏着她那两
对大奶子,笑嘻嘻地说,「李婶呀,那你怕不怕呀!」「怕?」李婶咯咯一笑,「老娘才不怕呢,越大
越好呢,好久没让这么大的弄过了,想都想不及,还会怕?」

这个骚妇,还敢不怕,我被她撩得受不了,就开始动手解她的衣服,那两天过国庆节,天气还很热,
李婶穿的衣服不多,几下就把她剥了个精光,只留下条乳罩和内裤,咋一看,李婶这具身子还真不错,
丰满但不很肥,白花花的晃人眼睛,很有一种中年妇女的成熟味道,我就仔细地看了起来,李婶倒被我
看得不好意思了,白了我一眼,「看个屁呀,没见过你妈光身子呀,有什么好看的呀,你都可以管我叫
妈了,还看,还不快点动手。」我嘻嘻一笑,就去脱她的乳罩,一激动就笨手笨脚地,李婶一把把我推
开,「一边去,笨手笨脚地,我自己来!你也脱自己吧!」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穿着衣服呢,忙几下脱光,一看,李婶已经脱了个精光,雪白的身子就躺在床
上,小肚子有点松驰,不过还算好,毕意她已经40多了,能有这样的身材算不错了,李婶的小肚子下面
一团漆黑,阴毛又多又黑,把她的整个阴户全掩住了,「嘻嘻,看什么呀,没见过你妈光身子呀,还要
我教是不是,你自己也是个老师呀,可没有我们家老赵懂了。」李婶笑咪咪地说。

现在还管它妈的什么呀,我一头就扑了上去,我可顾不上去想她男人赵老师是我的同事、是我的长
辈了,先干了再说吧,我细细地咬着李婶的两只大乳房,又软又香,嘻嘻,味道不错呀,李婶一直就抱
住我的头,按在她的乳房上,不让我抬头,我像婴儿吃奶一样吃了个够,只可惜李婶的大奶子里早没了
奶水,然后,我趴了下去,分开李婶的两条大脚,细细地盯着她那神秘的禁区看,嘻嘻,分开她那浓密
的阴毛,可以看见她那两片肥厚灰暗的阴唇,已经充血了,又软又滑,不愧是儿子都成人了的妇女,李
婶那个阴道入口处有些大,不过还好,幸好我那根大肉棒也不细,正好够尺寸,接着,我就低下头去,
用舌头去舔着李婶那湿淋淋的阴洞来了,这一来,李婶可受不了啦,又痒又酸,她惊叫道,「你…、这
是干什么呀…、痒死了,嘻嘻,告诉你,大婶可是一个月没有洗过那里了,脏死了。」

我可不管,我喜欢女人那里天然的味道,我不停地舔着,其实,我以前也没有这么做过,只是后来
从影碟上看见外国人都是这么做爱的,从中学来的,说句实话,李婶那个地方是有好些天没有洗耳恭听
过了,有一股臭哄哄的味道和一大股成熟妇女的骚味,可我当时就是觉得很刺激,一直舔得李婶已经叫
不出声了才罢手。

「你好历害,比你赵叔可凶多了,有文化的娃子做这种事都有这么多花样。」李婶对我是赞不绝口
呀,她那肉洞里现在已经是水流成河了,当然这么说是夸张了点,不过,当时是流了好多骚水,「你真
是个惹人爱的好人,来,骑上来,婶子也让你舒服舒服。」说着李婶就拉着我住她身上骑,「来,用你
的大鸡巴往婶子的洞里插吧!」她握着我的大肉棒就朝着她那鲜红的肉洞里插,因为已经是水漫成灾了,
我当然一下就捅了进去,当我的大肉棒被她那温暧的阴道包住时,我真想一射就算了,可我知道,对这
种性欲旺盛的中年妇女可不能急呀,我要让她爽,以后我才好方便再找她干事,我好容意才忍住了,开
始一进一出地插了起来,「嗯…不错…舒服…」李婶开始舒服地轻轻叫起床来,还不时挺起一对雪白的
大屁股,向上迎合着我,不用说,那感觉真它妈的爽呀,这个假期看来我是没有白过呀。

不久我就加快了速度,李婶这个骚妇人被我彻底把欲望勾了起来,她疯狂地抱紧了我,两只脚夹紧
我的屁股,心怕我一不小心会从洞里滑出来。天啦!要是赵老师知道他老婆现在在和我干这种事一定会
气得吐血不可,而这时的我就只有一个字,爽!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和成熟的中年妇女干这种事,比和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姑娘可爽多了,中年妇女精
验丰富,性欲旺盛,又都很风骚,和她们做爱又用不着你负责作任,真是爽呀。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那天我可能是性奋过头了,干了好久,我意然没有身精的意思,高兴得李婶
抱住我,又是哥又是弟地乱叫一通,她那对大奶子也让我捏得通红,淫水更是像喷水池一样涌,我们俩
的阴毛都是湿淋淋的。

「天啦!好舒服,早知道你这么历害,我早就和你干了。」李婶抱着我幸福地叫道,那时我刚好才
射精不久,我们俩可能都达到了高潮吧,反正我是达到了,李婶看样子也很舒服就是了,我很自豪,别
人都说中年妇女性欲最强,最不好对付,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其实,我也是早就想日你了,李婶,真的,有时候晚上我就拿你作对像来打飞机呢!」我抱着李
婶躺在她床上,边抚摸她,边说。「是吗,那你怎么不早点动手呀,婶子又不会拒绝你的。」李婶笑咪
咪地说,「可我怕赵老师呀!现在好不容易才有这个机会呀,对了,老赵去看儿子,婶子怎么不去呀!」
「我怕坐车呢,再说,我要是去了,谁来陪你呀。」「那你就不想你儿子了吗!」我问李婶,她笑嘻嘻
地说,「想呀,不过,我更想让你来日我呀。现在你就我儿子呀,能满足我嘛!来,叫妈妈吧,妈妈再
让你弄一回。」李婶淫荡地说,又开始用手揉我那根肉棒了。这骚妇人,还真的难满足呀。

不过,我也又有些忍不住了,鸡巴又被她揉得又红又粗了,「×,我今天要日死你这个烂B.」说着,
我又把李婶压在身下,再次骑了上去,屁股一顶,熟门熟路地一竿进洞,「妈呀,你轻点!」李婶风骚
地叫着,双手却抱紧了我的屁股,那意思是,不许中途罢工了,只许进不许出了。嘻嘻,城门界严了。

那时,已经是下午了,学校里还是空荡荡地,没有这个人,只有几个住校的学生在×场上打球,风
一吹,学校周围的田里,谷子在随风舞动,一切都是静悄悄,又有谁知道就在这学样的教师宿舍里,正
在上演着一场肉欲大战呢。【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