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在火车上被人插

.
过年了,和老婆坐火车回家,坐在我们边上的是老婆学校的体育老师小张,小张年纪和我差不多大,不过长得
比我壮实多了,一身疙瘩肉,个子高高的。


小张一路上老是偷看我妻子,也难怪,我妻子在他们学校是一枝花,有着南方女孩的小巧和秀丽,皮肤特别好,
吹弹可破,盘子也特别正,奶子和屁股都特别大,是男人理想的梦中情人。小张看着我漂亮的妻子,眼睛里冒着火
花,我低头时看见小张裤裆那里鼓鼓的,估计鸡巴都硬了。


小张人挺幽默,一路上逗得我老婆哈哈直笑。不知不觉到了中午,我早上喝多了水,正离开位子去厕所,小张
也跟着过来了。


火车上去厕所的人很多,等了好一会儿才到我们两个,我正要进去,他一把拉着我说:「咱们一起上吧!靠,
我快憋不住了。」还没等我说同意,他就闪身进了卫生间里,往马桶前一站,掏出他那个家伙,一股有劲的尿水「
嗤」的从他阳具里喷出来。


我有时会刻意观察别的男人的鸡巴,因为我可能青春期手淫过度,鸡巴发育得特别短小,像个小孩子般,平时
和妻子做爱一点也不能满足她,所以当看到别的男人有巨大生殖器,就会想着要是像他们那么粗长的鸡巴插进我老
婆阴道里,肯定很快就能把我妻子干到高潮了。


火车上的卫生间里空间很小,小张的阴茎就只离我十几厘米远,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地看到一个同性的鸡巴。
这小张鸡巴长得好大,甚至比黄色录影上看到的那些老外鸡巴还要大,圆鼓鼓、红彤彤的龟头像个大鸭蛋一样,而
茎身又粗又长,像超市里那种最大号的巴西大香蕉,而且这还是没硬的时候,要是勃硬了,真不知道多么让女人喜
欢。


我正在想着,小张说话了:「小弟,你怎么不尿呀?」


我回答:「没事,等你上完了,我再来。」


小张哈哈笑了:「又不是女人,还避着我呀。快尿了咱们一起回去。」


我虽然十万分不情愿,不想在这个小张面前露出我那细小的家伙,可也无法推脱,只能站到他旁边缓缓拉下裤
子,露出我那根又细又短的小阴茎。再与小张的大香蕉一比,我更加自卑了,鸡巴缩得像个小田螺,藏在阴毛里几
乎看不见。


小张看到我的鸡巴,一愣没说话,嘴角却笑咪咪的,我知道他看见我这根又短又小的家伙,肯定想到我无法满
足自己那性感漂亮的妻子,而他的阳具却有足够能力可以让我老婆欲仙欲死。


尿完以后回去,小张对我老婆更热情了,而且不时地给我老婆讲几个黄色笑话,都是关於女人被大鸡巴男人肏
时怎么怎么舒服,说女人当小屄被大鸡巴干的时候,美得像驾云飞,把我老婆逗得面如桃花,又害羞又想听。我想
去阻止他,但一想到自己那根短小的家伙,又怕他一生气在火车上把我的丑事说出去,只得由着他了。


说也奇怪,看着他肆无忌惮地挑逗着我妻子,想着我妻子又肥又白的大屁股中间那条又湿又骚的女人沟,要是
现在被小张的大阳具插进去,不知道老婆会有多爽!想着想着,我的小鸡巴竟然硬了起来,不由得把手伸进自己裤
裆里,一边想像着我妻子被小张那根粗壮玉茎肏干的骚样子,一边手淫。


这时候小张买了几瓶啤酒,一边和我老婆聊天一边劝她喝酒,不一会儿我妻子就红晕满颊,不胜酒力了,而且
喝了这么多酒,我老婆的尿意也出来了。喝过啤酒的人都知道,喝完啤酒后尿意特别急,而且女孩子特别麻烦,因
为男孩子喝完后实在憋不住了,可以找个地方随便解决一下,女孩子就不行。


以前上学的时候,试过有一次我们一帮男孩子跟一个女孩子去喝啤酒,后来想小解找不到厕所,女孩子实在憋
不住竟然尿裤子了,全部人都看见她裤裆湿透至尿液不断往下滴,别提多尴尬了。


而我老婆现在就处於这种情况,喝了这么多啤酒,尿意越来越急,妻子坐在位子上,双腿扭来扭去,快憋不住
了,可偏偏火车临时停车,给另一辆车让道,车上的厕所不开。妻子回头看看我,我假装睡着了,妻子本想叫醒我,
想想又算了,可能知道叫醒我也没有办法。


小张还在不停地和我老婆说话,妻子现在被尿憋得已经是气喘吁吁,说句话都困难,不管他说什么,妻子都只
是「嗯」一声。


小张看出苗头,问道:「你是不是不舒服?」我老婆羞於开口说自己尿急,只是摇摇头。


小张却说:「我刚才喝了好多啤酒,现在鸡巴被尿憋得慌,挺得又硬又涨。」


我妻子听他说得这么粗鲁,觉得自己应该生气,可心里却被这句话撩得骚痒痒的,特别是听到他也被尿憋急了,
於是小声说:「我……我也是。」


小张一听就来劲了:「那你急吗?」


我妻子害羞地点点头,小张说:「现在停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开,要不我们先下去方便一下?」


妻子虽然长得性感成熟,但性格还是很腼腆的,让她跟一个男人出去解手,有点不情愿,可是尿液却实在憋得
急,膀胱被撑得鼓鼓的,我妻子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这时候我还是在装睡,妻子看见我在睡觉,也就没有叫醒我。其实他们所说的所有话我都听到了,我也知道小
张因为看见我的鸡巴小,知道我满足不了正值妙龄的妻子,就故意挑逗我老婆,想找机会干她。


我看见他们下了车,等了一会儿,也跟着走了下去。小张正带着我妻子去找厕所,这里是临时停车,又不是月
台,根本没有厕所,我妻子走了一会儿,尿更急了,感觉膀胱已涨到极限,大堤随时要被洪水冲破。


老婆拼命夹紧双腿,憋住肉缝不让尿从屄里泄出来,连路都快走不动了。小张看出我老婆已到极限,为了撒尿
已经顾不上女性的害羞和廉耻,於是对我老婆说:「妹子,这里也没有厕所,要不我们就到树后面去尿吧?我帮你
看着。」


真是,这里是荒山野岭,除了他,哪里会有人窥看我老婆?他还说帮我老婆看着,真是掩耳盗铃!可我妻子这
时候急得已经没有思考能力,小张带着她几步就跨到树后,我也急忙跟着他们走过去。


一到树后,妻子也不顾有个异性在旁边就匆匆脱下裤子,尿真是憋急了,还没完全蹲下,妻子就下雨了。一股
热乎乎的、金黄色的有劲水线马上从妻子的隐私处喷了出来,妻子好像突然得到解放一样,嘴里发出舒服的哼声,
全然不顾女人的最私隐处被小张看了个精光。


红嫩嫩的女人沟、肥白白的大屁股,还有那毛茸茸的黑森林,正对着那小张的视线,我离这么远,都看见小张
的裤裆隆了起来,那鼓鼓的帐篷正对准我妻子红红的嘴唇。小张肯定想把自己的鸡巴掏出来,放进我妻子湿润性感
的嘴唇里,让我妻子软软的舌头吮吸他硬朗的大龟头吧。


我妻子还没有觉察到小张裤子前勃起的阳具,她还在小便,这泡尿撒得可真长呀!即使对於我这个鸡巴细小、
性欲不强的男人来说,妻子的下体也是无比诱人,两条修长的白嫩大腿尽头是一簇乌黑的阴毛,阴毛下面是一条美
丽的弧线,然后就是那道让男人失魂落魄的迷人鸿沟。妻子的阴沟很长,大阴唇也特别高,远远看去像个热乎乎的
小馒头中间有条粉红的细缝。


我看着老婆迷人的阴部,又摸摸自己细小的白嫩鸡巴,心里一阵自卑。因为自己不行,妻子的生殖器马上要被
别的男人生殖器占据了,粗大的阴茎不久后就要插进我妻子的阴道,出入摩擦着里面的嫩肉,然后把浓浓的精液射
进我老婆的子宫里。那些充满活力的精子会和我妻子的卵子结合,让妻子受精怀孕,做个真正的女人。


一想到这儿,我心里又难受又兴奋,因为我的生殖器官发育不良,结婚好几年了一直没让妻子怀孕,而妻子又
一直想要个小孩,乾脆就让这个男人干我老婆让她受精吧。


我刚才看到了小张的生殖器,粗大的鸡巴下面有两个圆鼓鼓的卵蛋,生殖能力一定很强,而我妻子二十多岁,
丰乳肥臀,正是女人生殖能力最强的时候,而且这几天正是妻子的排卵期,这个时候要是被强壮的男人干了,十有
八、九要怀孕。


想着我漂亮的娇妻马上就要被这个男人配种,我的小鸡巴又硬了起来,我捏着它边手淫边看小张玩我妻子。小
张早已忍不住了,其实任何一个男人看着一个二十多岁的漂亮大姑娘挺着毛茸茸的大骚屄在面前尿尿,都会忍不住
的。


我老婆终於尿完了,黑乎乎的森林像刚下过雨一样,阴毛上还残留着一滴滴的尿液,中间那条屄缝更是湿濡濡
的,小张直盯着我妻子那条湿淋淋、红嫩嫩的肉缝,眼睛里满是欲望。


我妻子尿完后才发现自己的尴尬情形,羞得连耳朵都红了,一把用手捂住那块神秘地带,可哪里捂得严实,几
根调皮的阴毛从妻子的指缝中露了出来,还有后面那个白嫩嫩的大屁股,都让男人血脉贲张。而且妻子不能老是保
持这个姿势呀,她要提上裤子,可一提裤子就不能捂住阴户,那女人的隐私处又要暴露在小张眼前了。


我妻子娇羞的对小张说:「你……你把头转过去。」


可小张哪里听她的话,他一把将我妻子抱在怀里说:「你好美,哪个男人看着你都受不了,我要你。」


妻子慌了,双手也顾不上护住自己的阴户,就把小张往外推,可她一个女孩子又怎么能跟壮年男人抗衡?那小
张一伸手就把她两只手都抓住了,然后另一只手的手指就直接摸到了我妻子的桃花源。


小张边摸边说:「妹子,你好漂亮,我刚上火车看到你,鸡巴就硬了。没想到你老公这么没用,鸡巴还顶不上
个小孩子,娶了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也是浪费,让我令你快活一下吧。」


我妻子听他这么一说,有点生气:「那是我和……老……老公的事,不需要你……操心。」


小张不说话了,只用他那双粗糙的大手来回抚摸我妻子的私处,我老婆被小张揉得已经有点喘不过气来。


小张的手上工夫很不错,大概是经常玩女人屄的,我妻子觉得被他摸得心里痒痒的,那两片娇嫩的小肉片有种
想张开的冲动,一股黏黏的亮晶晶淫水也顺着我老婆的肉缝流了出来。


妻子快忍不住了,虽然害羞,毕竟是个成熟的女人,我的小鸡巴又从来没给过她性上的满足,怎么能不想?一
看到我妻子的情形,小张就知道她憋不住了,他知道虽然我妻子很羞涩,但那种事是女人的天性,只要把我妻子的
性欲挑逗起来,他就一定能肏到我老婆的屄。


小张把我老婆放坐在地上,拉开她的双腿,妻子的腿被他分得很开,就像黄色录影上女主角准备让男人肏时的
淫荡样。这种姿势女性会特别羞耻,因为两腿被分开近180度,大腿中的整个裂缝都被撑开了,男人不仅能看见
屄里粉红色的嫩肉,甚至连阴道里面的肉壁和女人的尿道口都可以看得见,如果哪个女人被男人这样看过,可以说
这个女人在这个男人面前已经没有任何秘密了。


小张把眼睛贴在我妻子的两腿之间,用手指按摩着我妻子的尿道口说:「妹子,刚才是不是就是这里憋得慌?」


我妻子本来不想理他,可是他这举动却让我妻子心里涌起了一股强烈的羞耻感,随着羞耻感而来的是一股闷闷
的骚意,让妻子愿意多体会一点这种异样的感觉。


妻子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低声说道:「嗯,是这里。」


小张接着又问:「你丈夫干过你的屄吗?让你爽了吗?」


我妻子红着脸不理他,可小张接着说:「刚才我在厕所里看到你丈夫的鸡巴了,细得像支小钢笔,你看,你的
屄地肥水美,这么好的屄只配让我这样的强壮男人肏,给你丈夫那个三寸钉干真是浪费。」


我妻子抗声说:「我丈夫那儿……不小。」


小张笑了:「是吗?那你老公让你销魂了吗?」


这下可说中了我妻子的心事,结婚前听她的女友说,跟男人做那种事非常舒服,能让女人欲仙欲死,但真和老
公干的时候,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却还每天晚上都忍不住想那种事情。特别是两腿中间,湿湿嫩嫩的肉里面痒痒的,
总想有个东西插进去,把缝堵得满满的,可丈夫那儿却细细的,插进骚肉里几乎没感觉,而且太短,里面的地方从
来碰不到,痒痒的感觉不单止不住,还每晚都把人心磨碎了。


妻子也曾偷偷怀疑过是不是丈夫的生殖器发育得不好,因为自己从小女孩子发育成大姑娘,生殖器官变了好多,
整个阴部都鼓了起来,还长了好多黑黑的阴毛,而且撒尿的小缝也比小女孩长了一倍,屁股也变得圆鼓鼓了,两片
小肉唇比小女孩的时候肥大了好多,而且尿尿也和女孩子时不一样,射得又远又长。


书上说,出现这些变化就代表女性的生殖器官发育成熟了,而丈夫的生殖器却仍和小男孩差不多,白白的,又
细又短。不应该女孩发育,男孩就不发育呀!小张一提这件事,我妻子马上没有话说了。


这时候,小张拿出杀手炼了,他把裤子一脱,呀!这是什么?我妻子一下子惊呆了。小张勃起的粗大阴茎挺立
在我妻子眼前不足十厘米的地方,他的鸡巴太大了,刚才在洗手间里软的时候都比我大了两三倍,而这次他的阴茎
已经充份勃起,不知道比我的小鸡巴又大了多少。


小张那圆鼓鼓、油亮亮的龟头涨得通红,还冒着腾腾热气;龟头中间的马眼又深又长,对下那根雄纠纠、沉甸
甸的玉茎青筋毕露,挺立在茂盛的阴毛中,像一根擎天巨柱,显得那么威武,充满了生殖能力。我妻子看见这根宝
贝,只觉得一阵迷乱,心里痒痒的不能止息,只是想着这个大家伙要是进到下面,该是什么滋味呀?肯定和丈夫的
感觉完全不一样。


我藏在树后,看着他们俩的生殖器官,老婆的阴户透湿、小张的龟头火热,鸡巴想肏屄、屄也想吃鸡巴,虽然
老婆现在情感上还不愿意,但女性的生殖器官却在渴望那根勃起得火热的男人器具让小屄舒服,让我妻子受精,完
成女人的使命。


这时候小张再也忍不住了,他挺着阳具就向我妻子的玉门刺去……我闭上眼睛,自己老婆的屄马上就要被别人
侵占了,而且这么大的鸡巴肯定会像黄色录影里上演的一样,把我妻子干得淫水横流、欲仙欲死、嗷嗷叫床,我实
在不想看到这种情况。


我刚闭上眼睛,突然听到妻子坚毅的声音:「不行。我是别人的妻子,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一阵兴奋,妻子
还是抵抗住性的诱惑,没有红杏出墙。


可小张这时箭在弦上,哪里还肯听我妻子的求饶,红彤彤的大龟头像具坦克车一样开向我妻子的要塞,马上就
要突破玉门关了。我妻子赶紧用双手护住自己的下体,然后就感觉那小张滚烫的阳具贴在自己软软的小手上,感觉
他的大鸡巴好烫,特别是那个龟头,圆鼓鼓、滑溜溜、烫乎乎、红彤彤。


妻子本想用力捏住他的鸡巴,让他负痛离开,可是捏着他的阳具的时候却怎么也舍不得用力。哪个女人不喜欢
男人下身有根热乎乎的大宝贝?特别是我的妻子因为从来没见过这么粗大的成熟男人生殖器,更不舍得下狠手去捏。


小张已经看穿我妻子的心事,转而装成很可怜的样子说:「妹子,不是我想欺负你,实在是你太漂亮了,我从
来没见过你这么性感的女人,你就让我一亲芳泽吧。」


女人怎会不喜欢男人夸她漂亮?小张的一句话立刻卸下了我老婆的戒心,她咬着嘴唇说:「可……可是……我
已经结婚了。」


小张说:「可是你丈夫的鸡巴这么小,根本不能让你做一个真正的女人。」


妻子摇摇头:「就算那样也不行。」


小张笑了笑:「那我待会带你上车吧!你先穿上裤子,你看你下身这么湿,怎么穿内裤呀?」


这倒是实话,因为女人的泌尿器官是和屄长在一起的,而且形状是一条缝,撒完尿后,会弄得这个阴户湿淋淋
的,何况妻子刚才看见小张的大鸡巴时,屄里已情不自禁地流了好多淫水出来,现在两腿中间是湿漉漉、黏乎乎的,
就像刚下过雨的黑森林,阴毛上都是透明的露珠。


我妻子听见小张这么一说,脸儿顿时羞得绯红,看起来好可爱,像朵娇艳的玫瑰花。如此清纯漂亮的女人光着
屁股站在一个血气方刚的小张面前,真是叫男人疯狂。


小张用手指捏住我老婆的小阴唇,然后分开,一幅淫糜的景像出现了:小阴唇里面粉红的嫩肉上都是白花花的
爱液,特别是阴道口,一股浓浓白白的淫水正从里面泌出来,更羞人的是两片肉乎乎的小阴唇之间还挂着几条若隐
若现的淫水丝。


小张笑了起来:「你老公肯定把你憋坏了,看你那个地方湿得像个水塘,你就真不想那种事情?」


我老婆红着脸说:「想……过,可我是别人的妻子,我不能……和你……」


小张知道我妻子已经非常想和他肏屄了,只是感情上还放不开,就对我老婆说:「那我不干你,你就让我把龟
头贴在你的屄缝上揩擦一下,我就满足了,要不我鸡巴硬成这样,不能释放肯定会伤身体。」说着又把他那根深红
色的大肉肠挺到我老婆面前。


小张说的也是实话,像这种大鸡巴男人要是老不能肏屄,确实会很难受。


妻子看了看他因为自己而冲动得涨红的粗壮男根,心里涌起了一股女性的怜爱,心里也想:「结婚了这么长时
间,老公从来不能满足自己,自己这么好的屄让成熟男人的生殖器碰一下也算做一回女人。又没有让他插进去,就
算对不起老公,也怪他自己太不中用了。」


想到这里,我妻子含羞地对小张点了点头,小张兴奋得满脸通红,巨根直冲向我娇妻的骚穴,这次我妻子却没
有挡住他。虽然我知道自己不行,肯定守不住一个这么漂亮的老婆,妻子总有一天会红杏出墙,但看到个成熟男人
的阳根和我娇媚妻子的骚缝贴在一起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难受,这个男人仗着自己船坚炮厉,马上就要侵入本来
只属於我一个人的领土了。


小张那根大香蕉慢慢抵开了我妻子的小阴唇,紫红色的大龟头陷入我妻子那片骚肉里,他放肆地玩弄着我妻子
的生殖器官和泌尿器官,用他的大龟头卖力地摩擦着我妻子的阴唇、尿道口、阴道口,我甚至看见他的大龟头已经
有一小部份陷进了我娇妻的阴道里,而妻子的小阴唇已被他玩得挺立起来了,紧紧地包裹着他那根宝贝。


我趁着他们疯狂迷乱时也走进了那片小树林里,离他们只有两三米,我当时的心理很奇怪,说实话,因为我的
鸡巴短小,还从来没有看过成熟男女性交的情形,每次看到黄色录影上那些男主角挺着傲人的大鸡巴在女主角身上
努力耕耘,而女主角被干得情不自禁地喘息、呻吟、叫床的时候,我都觉得那种情景充满了力与美。


那时候,我捏着自己的小鸡巴套弄着时总会想到这样的情形:那个男主角挺着他的大阳具在卖力抽插,是在帮
我干我媳妇。今天终於看到别人干我老婆的样子了,而且这个男人的阳具这么大、性技巧这么高,我实在很想近距
离看看他的生殖器是如何和我妻子的生殖器官互相交合的样子。


我妻子已经被小张摩擦得快受不住了,小张不光用鸡巴挑逗我妻子的敏感地带,而且他那双强壮的男人粗糙手
掌还摸上我妻子的胸脯,放肆地揉捏着我妻子的乳房和奶头。


女人的阴户和乳房是身体上最主要的性器官,这两处要塞都被小张占据了,而且小张是那么了解挑逗它们的技
巧,我妻子觉得越来越难抗拒压在身上的这个男人,他那根滚烫粗大的阳具、粗野有力的拥抱和揉捏,妻子感觉自
己快被融化了,而下身越来越有一种想被占领的冲动。


从我的角度看不到妻子脸上的表情,只能看到小张和我老婆紧密相贴的性器官,妻子的两片小肉唇越来越红,
越来越渴望张开,而那粉红裂缝里的湿濡软肉也越来越湿,似乎在提醒男人:女人已经做好准备。


小张紫红色的大龟头现在正紧紧贴在我妻子的阴缝上,那像鸭蛋一样大的龟头上沾满了白色的液体,那是我妻
子的淫水。我看见小张在摩擦的时候,我妻子并不是被动地接受,她竟然忍不住挺起了屁股,也同样用她女性的器
官来捕捉那根粗大的玉茎。


小张已经感觉到这种情况了,他知道我妻子已经憋得受不了了。可也是,一个二十多岁发育正常的大姑娘每天
守着一个三寸钉男人,怎么能不憋得慌?肏屄的事情不仅男人想,女人也想呀!说不定比男人想得还厉害。他心道
:一定要让这个漂亮女人彻底满足一下,让她以后再也离不开自己的大鸡巴。


小张想到这里,也察觉到了我妻子的渴望,决定要发动总攻击了,他屁股一挺,大龟头紧紧贴住我妻子的桃源
洞口,白马将军要进城了。妻子的花径口现在好像下过一场春雨一样,泥泞不堪,不过这正方便男根的进入,因为
那泥泞春雨正是润滑无比的爱液,是我妻子为小张这样的大尺码鸡巴准备的最佳礼物。


小张知道因为我的鸡巴太细小,我妻子的阴道其实和处女一样没被开垦过,一下子就吃下自己这根大香肠肯定
有些吃力,所以他对我妻子使用慢火烹调的方法,大龟头一点一点往我妻子的那片处女地里挤。


有人要说了,你妻子那块地虽然好,可也不被你垦过了吗?不算处女地吧?其实我每次干妻子,顶多只能进去
一个龟头,因为男女肏屄,屄和屌之间还有一点距离,而我的家伙太短了,茎身根本没机会进去,所以妻子的阴道
里面到底是什么滋味,我是从来没嚐过,而小张的鸡巴可能是我妻子生殖道有生以来迎接的第一个大访客。


小张一边插入我妻子的身体,一边呻吟着说:「好……舒服呀。丫头,你的屄好紧呀。」


是呀,他鸡巴这么大,当然觉得我妻子的小穴紧,而我就觉得妻子那儿太宽了,像个大沼泽,走到那里一不小
心就陷进去不露头。唉!这也正常,我的鸡巴只相当於五、六岁小孩的大小,而妻子却是货真价实的二十五、六岁
大姑娘的生殖器官,明显不配套呀。


小孩再厉害也不可能满足一个大姑娘的性要求,只有成年男子的阳具才能让她们爽得娇喘吁吁。我妻子现在就
处於这种情况,小张那个像鸭蛋一样的大龟头已经完全陷入了我妻子那片红红湿湿的骚肉里面了,我看着他们的交
合处,心里一阵难过,妻子真的被别的男人肏了,说不定还会马上在男人的冲击下肉麻地叫着哥哥。


妻子的阴道好像有点不堪重负,她是属於那种小巧玲珑的南方女孩,而小张的鸡巴在北方汉子中也属於超大码,
妻子能受得了吗?我紧张地看着他们生殖器结合的地方,小张的冠状沟好深,听说这样的鸡巴给女孩子的摩擦十分
强烈,很容易让女孩子到高潮。不过现在已经看不到小张的冠状沟了,它已经完全进入了我妻子的阴道中,说不定
现在正在摩擦着里面的骚肉呢。


妻子的屄眼已经被小张那根大鸡巴撑成了一个圆形,屄里的粉红骚肉都鼓了起来,像一个环一样紧紧箍住小张
的阴茎。妻子现在咬着牙,承受着大鸡巴的进入,好像有点痛,但又与痛相伴着一种难以言说的舒服感觉。


屄眼逐渐完全张开,里面好充实,与丈夫那根小鸡巴进去后那种没着没落的感觉真是一个天、一个地,这根热
得像火炭一样的大鸡巴只要碰到那里,穴里的骚痒立刻消失,转化成一种美美的滋味,美得好像驾云飞。


妻子睁开妙目看着小张,突然心里开始崇拜他,只有他这样的男人才能让女孩子品嚐到这种爽美滋味。她手向
下移,想摸摸这根东西到底是什么样子,妻子摸到了一根粗粗的火热肉棒,棒身沾满了滑溜溜的分泌物,前面一截
已经和自己的身体连到一起了。


阴道第一次被不是属於自己丈夫的阳具填满,妻子突然一阵羞涩,曼声对小张说:「哥哥……你好……好……
坏。」


小张笑了:「让你这么舒服,你还说我坏?」


妻子说:「你……玩……人家的……老婆,当然坏了。」


小张嘿嘿笑着说:「我这是助人为乐。你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却嫁给那么一个小鸡巴,真是浪费!」


妻子红着脸说:「人家那儿小一点,就不能娶老婆啦?你真是坏东西。」


小张把我妻子一搂,大鸡巴在我妻子的生殖道中缓缓抽动,说:「能娶呀!呵呵……不过要请别人帮他用。」


我妻子吟咛一声:「好坏……你。」小张哈哈大笑。


有人要说了,你妻子那块地虽然好,可也不被你垦过了吗?不算处女地吧?其实我每次干妻子,顶多只能进去
一个龟头,因为男女肏屄,屄和屌之间还有一点距离,而我的家伙太短了,茎身根本没机会进去,所以妻子的阴道
里面到底是什么滋味,我是从来没嚐过,而小张的鸡巴可能是我妻子生殖道有生以来迎接的第一个大访客。


小张一边插入我妻子的身体,一边呻吟着说:「好……舒服呀。丫头,你的屄好紧呀。」


是呀,他鸡巴这么大,当然觉得我妻子的小穴紧,而我就觉得妻子那儿太宽了,像个大沼泽,走到那里一不小
心就陷进去不露头。唉!这也正常,我的鸡巴只相当於五、六岁小孩的大小,而妻子却是货真价实的二十五、六岁
大姑娘的生殖器官,明显不配套呀。


小孩再厉害也不可能满足一个大姑娘的性要求,只有成年男子的阳具才能让她们爽得娇喘吁吁。我妻子现在就
处於这种情况,小张那个像鸭蛋一样的大龟头已经完全陷入了我妻子那片红红湿湿的骚肉里面了,我看着他们的交
合处,心里一阵难过,妻子真的被别的男人肏了,说不定还会马上在男人的冲击下肉麻地叫着哥哥。


妻子的阴道好像有点不堪重负,她是属於那种小巧玲珑的南方女孩,而小张的鸡巴在北方汉子中也属於超大码,
妻子能受得了吗?我紧张地看着他们生殖器结合的地方,小张的冠状沟好深,听说这样的鸡巴给女孩子的摩擦十分
强烈,很容易让女孩子到高潮。不过现在已经看不到小张的冠状沟了,它已经完全进入了我妻子的阴道中,说不定
现在正在摩擦着里面的骚肉呢。


妻子的屄眼已经被小张那根大鸡巴撑成了一个圆形,屄里的粉红骚肉都鼓了起来,像一个环一样紧紧箍住小张
的阴茎。妻子现在咬着牙,承受着大鸡巴的进入,好像有点痛,但又与痛相伴着一种难以言说的舒服感觉。


屄眼逐渐完全张开,里面好充实,与丈夫那根小鸡巴进去后那种没着没落的感觉真是一个天、一个地,这根热
得像火炭一样的大鸡巴只要碰到那里,穴里的骚痒立刻消失,转化成一种美美的滋味,美得好像驾云飞。


妻子睁开妙目看着小张,突然心里开始崇拜他,只有他这样的男人才能让女孩子品嚐到这种爽美滋味。她手向
下移,想摸摸这根东西到底是什么样子,妻子摸到了一根粗粗的火热肉棒,棒身沾满了滑溜溜的分泌物,前面一截
已经和自己的身体连到一起了。


阴道第一次被不是属於自己丈夫的阳具填满,妻子突然一阵羞涩,曼声对小张说:「哥哥……你好……好……
坏。」


小张笑了:「让你这么舒服,你还说我坏?」


妻子说:「你……玩……人家的……老婆,当然坏了。」


小张嘿嘿笑着说:「我这是助人为乐。你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却嫁给那么一个小鸡巴,真是浪费!」


妻子红着脸说:「人家那儿小一点,就不能娶老婆啦?你真是坏东西。」


小张把我妻子一搂,大鸡巴在我妻子的生殖道中缓缓抽动,说:「能娶呀!呵呵……不过要请别人帮他用。」


我妻子吟咛一声:「好坏……你。」小张哈哈大笑。


小张还没有把整个鸡巴全部插进去,只是用龟头在我妻子的阴道前部慢慢抽动,这是挑动女子发情的一种方法,
能让女子骚痒难耐,最后一下把鸡巴完全插进去的时候能让女子达到极致的高潮。小张这下真是下了工夫,他想在
性事上彻底征服我的娇妻,我妻子哪里受过这种挑逗,只两三下就面色潮红、杏眼含春,气喘吁吁地看着小张。


小张知道她的心事,却不把鸡巴整个插进去,还在慢慢地撩她。我妻子只感觉被小张鸡巴擦到的地方是一阵阵
的畅快,可里面深处却越来越骚痒,让她心里像是猫抓的一样,好想把这根大香蕉整个吃下去呀。


妻子不自觉的挺起屁股,想把小张的鸡巴吃得更多一些,可小张好像看穿了她的心思,还在挑逗她。妻子觉得
受不了了,全身好像被欲望淹没了一样,心里只有一件东西,就是小张那根涨得红彤彤、烫乎乎的擎天玉柱。


妻子突然闷哼了一声,屁股不顾一切地往上一抬,只听「噗哧」一声,妻子毛茸茸的下身已经把小张的阳具吞
了下去。


小张没想到我妻子竟然主动求欢,心想真幸亏她老公鸡巴小,把她憋成这么浪,今天一定要好好爽一下,就故
意挑逗我妻子:「你不是说我坏吗?」


我妻子抱着小张的腰,感受着那根让女人神魂颠倒的魔棒,幽幽的说:「我对不起……我老公……但……谁…
…让你这么……坏……你的感觉和……和老公太不一样了,你让人家好想……飞起来……了。」


小张嘿嘿笑着:「你老说我这么坏,老天会罚我的。」


我妻子娇笑道:「就是呀。」


小张把我妻子的手牵到他的下身:「那罚它……好不好?」


我妻子吟咛一声:「不要。」然后凑近小张的耳边说:「那是我的宝贝。」


我看见他们调情的淫浪表情,心里一阵阵生气,可是看到他们紧紧连在一起的下身,突然又同情妻子了。小张
的鸡巴真的是好大好粗,我当时怎么也没想到妻子那看起来细细小小的阴道可以容纳得下那么大的一根肉肠,我真
的低估了成熟女性的性能力,而且也给妻子的性福太少了,这样的大鸡巴才能让妻子满足,那么我那个小田螺管什
么用呢?


我正在想着,妻子和小张已经开始了成熟男女的性交过程。大鸡巴真的好厉害,我感觉小张只在我妻子的屄里
抽插了十几下,我妻子就开始发出淫荡的叫床声。以前我和妻子做爱,她为了迎合我也会发出声音,但一听就知是
假的,但这次,从妻子的叫床声里可以感觉到她嚐到了从没体验过的性快感。


「呀……呀……舒服……好爽……呀……呀……就是……那里……我……不行了……屄屄要……裂开了……哥
哥……我要……死了……快……快……呀……你让……妹妹爽……死了……你真是……干屄的……大……英雄……
你……才是……我的……亲亲……好丈……夫……快……呀……大……大……真好……呀……妹……妹的屄就是给
……哥哥干……才长的……」


从来没想到妻子会发出这样的叫床声,难道被大鸡巴干真是这么舒服?竟然喊出了这么淫荡的句子。我仔细地
盯着我妻子那个被鸡巴干得湿糊糊的骚屄,只见一根粗大的红肠在我妻子的黑毛里时隐时现,大鸡巴像一条粗大的
火龙一样在我妻子的小溪里翻腾,小溪旁边的灌木丛都已经被巨龙压倒,龙头正向着小溪中间的那个洞口冲过去。


龙头冲进冲出,我妻子也浪声不绝:「屄……儿……快被你……干化了……舒服……死了……亲……哥哥……
妹妹……的屄……好不好……只给……你一个人……用……好不好……妹妹的屄……只有……你的大……鸡巴才…
…干得舒服……呀……插……呀……涨……呀……插得……妹……妹又想尿……啊……尿……了……」


后来我才知道,小张的鸡巴因为龟头部份特别大,而我妻子是那种G点特别敏感的姑娘,这种做爱组合可以在
一起达到无以伦比的性高潮。因为鸡巴大,给阴道的摩擦特别强烈,可以让女人同时达到阴蒂高潮、阴道高潮、G
点高潮。特别是G点高潮,拥有一般尺寸鸡巴的男人根本无法让妻子体会到,而我这个连阴道高潮都没法给妻子的
男人当然更不可能让妻子达到G点高潮。


G点靠近女孩子的尿道,被大鸡巴干的女人会感到想尿尿,就是因为G点的作用;而有的女孩做爱到最高潮时
会失禁,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女人的阴户被大鸡巴干到G点高潮时,会感到整个人都飘起来,忘了自己,阴部更会
猛烈抽搐,感到极致的快乐,那时候尿道的扩约肌放松了,热尿就会不由自主地流出来。


这种性高潮可遇不可求,几百个女人里面只有一个人体会过这种性高潮。


因为只有她的性伴侣有着很高的性技巧、远超其他男人的粗壮生殖器,还有旺盛的精力才能让女人达到这种高
潮而「吹」,而达到潮吹的女人肯定会对给予她这种高潮的男人死心塌地。


但我当时没想到的是,小张第一次就把我的娇妻干出了这种性高潮,给我们后来的生活带来很多麻烦。我当时
只是听到妻子叫床的那些话,心里无比生气和嫉妒,再也按捺不住,便从树后走了出来。


小张首先看到我,他先是一愣,然后嘴角就泛出一股嘲弄的笑容,因为他那时已经知道我妻子完全被他征服了,
这时候他这个奸夫才是亲老公。他嘲弄地对我说:「小鸡巴,你来干嘛?想来看我干你老婆吗?」


我妻子这时候也知道我过来了,可她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小张那根插在她身体里的阴茎就像一个超大功率的快
感产生器,每一次有力的摩擦都让我妻子感到无尽的舒爽,夹住那根大肉肠的阴户舒服地不停抽搐,把快感传递到
全身的各个地方。


我妻子想对我说什么话,可小张有力的抽插却让她什么都说不出来,我大声道:「求求你,停下来,别干我妻
子了。」


小张笑了笑说:「我倒是可以,怕你妻子受不了呀!你的小鸡巴可是把她憋坏了。」


说着他放慢速度,并分开我妻子的双腿,故意让我看清大鸡巴在我妻子阴道里抽动的每一个细节。


我在不到十厘米的情况下看着两个成熟男女的生殖器是怎样交配的,难怪我妻子被小张玩成这样,那个八寸多
长、青筋直冒的大鸡巴真是好劲呀!涨红的龟头每次陷入我妻子的肉缝里时,整个小屄都跟着被扯动,阴缝上面的
那粒小珍珠被鸡巴摩擦得通红;而当鸡巴抽出的时候,把我妻子屄里的粉红色嫩肉都带了出来,我彷佛能感觉到那
个龟头的肉棱子摩擦我妻子阴道壁时带来的快感。


我看着那个大鸡巴,心里一阵阵自卑,自己的小鸡巴永远不可能给妻子带来这种感觉。


小张看我不说话,顺手把我裤子一拉,我短小的鸡巴就露了出来,因为受到他们做爱的淫荡场面刺激,我的小
鸡巴也是挺起的,可就算勃硬起来,也没法和小张鸡巴软的时候相比。


他把鸡巴从我妻子屄里一抽,并把我往前一拉,让我的小鸡巴和他的大肉棒一起对准了我妻子毛茸茸的生殖器,
说:「你老婆要谁肏她,谁就来肏她。」


我低头看着两根孑然不同的阳具,我的长度只有他的三分之一,白白的、细细的、短短的,龟头像个小鹌鹑蛋。
而他的鸡巴黑乎乎、红彤彤的,好像还冒着热气;龟头仿似一个鸭蛋一样,鸡巴上还粘着我妻子屄里的淫水,亮晶
晶的;两颗大睾丸沉甸甸的挂在肉棒根部之下,那里面都是男人的精液,他的整个生殖器官充满着力量。


再看看我老婆的生殖器官,原来齐整的黑乎乎屄毛被他的鸡巴弄得乱蓬蓬,阴户内更是一片狼藉,有老婆的淫
水,还有小张的分泌,粉红色的屄唇在轻轻地抽搐着,好像还在回味刚才被大鸡巴干的快感。


妻子的屄缝被他干过以后,好像宽阔了不少,两片肉唇也不像以前一样紧紧贴在一起了,中间粉红色的骚肉里
露出一个湿乎乎的洞口,妻子的生殖器已变成了典型的少妇类型。


而我以前开垦了两年,妻子在浴室洗澡,人家偷看她的屄,还认为她是一个大姑娘。


我看着我们三个人的生殖器官,心里已经明白了只有他们俩才能在一起做爱交配,我实在是不行,但心里还是
希望妻子念着多年情份,不会让我当面丢丑。可我却失望了,妻子那时只剩下雌性生物的本能和雄壮的异性进行交
配。


妻子用眼睛望着我,可她那颤抖的湿润阴唇却毅然贴上了小张那具粗大的男根,我看着妻子屁股一挺,那毛茸
茸的肉缝就又向小张那个紫红色的龟头套了过去。我看见妻子明显吃得有点费力,可眼角却透着春意,淫水从他们
的交合处流了下来。


我妻子卖力地把屁股的向上挺,终於把那根深红色的大肉肠吃进了自己的小油嘴里,然后妻子才喘了口气,紧
紧抱住小张,回头幽幽的对我说:「对……对不起……老公,你忘了我吧!他让我太舒服了,我从来不知道做女人
可以这么舒服,我已经离不开他。你别想着我了,对不起,你的那儿实在太小了,我也是个正常女人,需要性爱,
我被他玩过,你的小鸡巴我不可能再喜欢了。对不起,原谅我……嗯……呀……哥哥……呀……」


妻子说着说着,已经说不下去,小张的大鸡巴又在她的花径里抽动了,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我妻子的
喊声也越来越高:「呀……爽……死了……哥哥……妹妹要被……你干死……了……你……插得……人家想……尿
……尿……好……爽……哥哥……呀……」


小张一边抽动一边问:「爽吗?大鸡巴好不好?」


我妻子娇喘着:「爽……我喜欢……你的大宝贝……爽死……妹妹了……哥哥……你停一下……呀……让妹妹
……尿了……再让你干……好吗?」


小张又问道:「你的骚屄为谁长的?给不给你的小鸡巴老公玩?」


我妻子这时候脑子还清醒,不肯刺伤我,只是大口喘气不说话。小张笑着不说话,猛的加快了抽送速度,真正
拿出了干屄的本领。只见一根深红色的大鸡巴在我妻子屄里闪电般抽动,快感一波接着一波,我妻子感觉被推到浪
的最高峰,浑身百骸无一处不舒服,屄里的嫩肉被大鸡巴磨得又酥又酸又爽,爽得都憋不住尿,马上就要喷出来了。


小张却还在继续逼问:「答我,你的骚屄为谁长的?给不给你的小鸡巴老公玩?」


我妻子呻吟道:「不……不给……小鸡巴……男人玩……给他玩……他也不会玩……不好。我的……屄是……
哥哥的,小缝……黑毛毛……是哥哥的……哥哥怎么……玩都可以……呀……哥哥……你又插到……花心了……爽
……死……妹妹了……哥哥……你好厉害……你停……一下……让妹妹……尿……尿……真要……出来了……求…
…求你……要……尿……出来了……」


我听着妻子的话虽然生气,但看见她的屄涨得红红的、鼓鼓的,好像真是快要尿尿了,而脸上急得眼泪都快掉
出来了,而小张还在毫不怜惜地抽送着他那根深红色的大鸡巴。


我大声说道:「等……等一下,别干了,你先让我妻子小便吧!再不尿,她要把屄屄给憋坏了。」


小张哈哈大笑:「你这样的小鸡巴大概才能被尿憋坏,你老婆是不会的,大姑娘的屄屄可结实着啦!」说着他
用手分开我妻子的阴唇,我看见妻子整个屄肉都是红彤彤的,还发出一股浓浓的女人骚味。


小张指着我妻子的尿道口说:「看清楚了,看我怎么把你老婆的尿都给干出来。」


我看见老婆尿道口的肌肉不停地抖动,好像真是尿急了。我刚想再去求小张,突然我老婆脸上的表情变得好奇
怪,脸蛋涨红得像快要滴出血一样,而正被小张玩弄的屄肉也突然剧烈地抽搐起来。


只听妻子突然发出一声高亢的喊叫,双手紧紧地抱住小张,下身更是夹紧小张的阳具,妻子到了最高的高潮了。
就在这时,我看见一股黄黄的热尿从妻子的屄缝里喷出来,妻子真的爽到失禁了。尿水顺着小张的鸡巴和我妻子的
阴户往下流,热乎乎的尿液一定让小张又舒服又得意。


小张也要泄了,他鸡巴抽动越来越快,龟头也涨得越来越红、越来越大……大号加农炮就要开火了,那大如鸭
蛋的红彤彤龟头摩擦着我妻子高潮中的肉穴,老婆要被别的男人授精了。


小张身体猛的一抖,把肉棒推进至阴道最深处,龟头紧贴着颤动的屄心,一股又浓又稠的热乎乎精液从他龟头
里喷出来,直射入我妻子的阴道里……紫红色的龟头又出来了,我妻子那湿湿的骚屄肉也被它带了出来,我看见妻
子红嫩嫩的生殖器上的骚肉都是白白的精液,还在剧烈地抽搐着。


小张还在一股股地继续射精,我感觉老婆的阴道里已经盛不下那么多精液,一股白色的浓精开始从我妻子的阴
缝口流出来。


我妻子被小张彻底地征服了,她用力抱住小张的屁股,说道:「哥哥……你射吧……都……射在……妹妹的…
…屄里……面……我给……你生个……胖……儿子……」


我知道像小张这样强壮的男人,如果在我妻子的排卵期将精液射入她的生殖器内,肯定会让她怀孕了。果然,
自从那次被小张干过之后,妻子的肚子很快就大了,那个胀鼓鼓大肚子下那片黑森林的需求也更大了,妻子对我的
小鸡巴越来越不满意,她不再让我摸她的身体,平时更别想用我的小鸡巴碰她那毛茸茸的阴户,她说这些只配大鸡
巴的男人享用。


(全文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