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寡妇

刘敏是一个寡妇,丈夫去逝后,带着十几岁的儿子和几岁的女儿到了城里,那年她还不到三十岁。没有一技之
长在城市里是不好混的,更别说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了,初到伊始也确实难为了她,直到遇见吕琳。

刘敏当初在村里就是有名的漂亮媳妇,就是因为丈夫死后,忍受不了村里的那些男人的骚扰才搬到城里住的,
可是遇到吕琳后才知道什么叫美人,吕琳三十岁左右是公司的主管,瓜子脸,樱桃口,眉目间总是有那么一种少妇
特有的让人回味无穷的感觉,再加上银铃般的嗓音真的是人间绝色,公司是她和丈夫一起开的,丈夫是法人,她是
总经理,虽然公司里的男同志暗地把她当做手淫对象,但当面真还没有人敢表露出来,哪怕是一丁点。因为吕琳这
个人是一个非常懂管理的人,平时非常严肃,下属哪怕有一点错误,也要被她训上大半天,轻者被罚当月工资,重
者干脆滚蛋回家。但是家里就不同了,由于丈夫经常出发联系业务,所以两人可以说一个月才见几次面,每次回家
看着冷冷清清空空荡荡的大客厅,便感到一种深深的寂寞空虚。家里乱了也懒得收拾,几百平米的房子就象一个大
杂物室,丈夫几次说让她找人来家里收拾收拾,给点钱,她一忙也就忘了。

正巧,最近公司生意到了淡季,天也渐渐热了起来,吕琳便一个人到劳务市场想找一个保姆,还没进劳务市场
大门就遇见了刘敏正拖家带口的找活干呢,吕琳一见便生出了同情心,几句话一聊很投机,知道刘敏还没地方住,
丈夫又过早去逝了挺不容易,便想自己那么大的房子空了那么多间屋,还不如让刘敏到自己家住呢,正巧还可以有
人聊天,不正是一举两得吗?好就这么定了,就这样,刘敏成了吕琳家的保姆,吃住都在吕琳家,几个月下来,房
子一尘不染不说,两人还成了好姐妹。吕琳的丈夫也放下了一份心,有了这么一个老实可靠的人做自己妻子的好姐
妹,再也不用担心妻子在家里寂寞了,再说把家收拾的井井有条,人又长得漂亮说不定哪天自己还能沾点荤星呢!
男人都这样,不管妻子长的多漂亮,还是想偷,家花不如野花香嘛!可以后的事就不在他意料之中了。

公司的生意到了淡季,吕琳的丈夫就不用出远门了,天天在家看电视和影碟,俗语说,饱暖思淫欲,吕琳家本
来就很富裕,两口子天天在家里没什么事,当然打情骂俏,眉目传情是免不了的,刘敏也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
当没看见,可是两个孩子可不行,都不是小孩了,又是长在农村,看到后都羞得低下头,可吕琳夫妇还是我行我素,
只当家里没人一样,更过分的是天一热吕琳在家连外套都不穿,只穿着性感内衣在屋里晃来晃去的,两个大奶子更
是呼之欲出,一不小心都要撑破乳罩跳出来,鲜红色的乳头和黑黑的阴毛隔着性感内衣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刘敏看
着都脸红心跳,更别说她的两个孩子了,儿子小亮一天躲在屋里很少出来就是怕难为情,女儿毕竟还小,眼睛盯着
吕琳的奶子看,这也难怪,这么好的皮肤和这么大的奶子她在村里是怎么也见不到的。吕琳的丈夫一开始还穿的挺
整齐的,可随着天气的逐渐的升温,他的衣服穿得也逐渐越来越少,直到只穿一个背心和一条三角裤,说实在的吕
琳丈夫的家伙不是很大,甚至可以用小来形容,这是刘敏在不经意间发现的,那天中午,全家在午睡,她想起来喝
点水,发现客厅的电视开着,只有吕琳丈夫一个人坐在那,屏幕上放着不堪入目的画面,阴茎已经勃起了,看起来
有自己丈夫的三分之二大小,但自己已经有快一年没有接触男人了,也感到有一阵躁热的感觉在小腹内不停翻动,
电视画面突然给了个特写,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黄色影碟,以前只听人说过,由于是DVD ,画质效果非常好,电视是
背投,屏幕又大,就象真人一样,刘敏第一次看到丈夫以外的男人下体,又是外国人,她看到外国人的肉棒就象自
己的小臂一样粗细,令她吃惊不已,更令她吃惊的是自己的下体居然粘粘的湿湿的,就象尿了裤子一样,这可是从
来没有的事。以前丈夫和自己做爱也只不过是匆匆了事,自己一点快感也没有体会过,这次是怎么回事,只是看看
就能让自己有了快感?一阵风吹来,下体凉嗖嗖的,让她猛然从快感中清醒,趁没人看见,赶紧回房吧,刘敏夹着
自已已经湿透的内裤,小心翼翼的回到自己的卧房,看见床上的两个孩子正在熟睡着,自己轻轻地透了一口气,躺
在床上,可是怎么都睡不着,脑海中老是电视上的画面,和那个老外的肉棒,想象着如果那根肉棒插进自己湿湿的
小穴的情形,是不是自己也很舒服呢?她又一转念,吕琳难道不能足她的丈夫吗,为何她丈夫还要自己偷偷看影碟
来发泄自己呢?其实他有所不知了,吕琳的丈夫何尝不想和自己妻子这样的绝色美人不停做爱呢?只不过是心有余
而力不虽罢了,自己的家伙有些短小,虽说吃了不少药,可是没有一种见效的,吕琳呢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是凭
着男人的直觉他可以感觉到吕琳的不满,妻子是个尤物,长得丰满漂亮,自己一见到她就有一种原始的冲动,但是
可恨呀——每次做爱都是用嘴或手才能让妻子勉强满意,这对他来说是一种耻辱,他知道妻子渴望更长更粗的肉棒,
但自己没有,虽然自己经过多年的打拼有很多钱,但这种事是钱买不到,他也努力过,找过专家和大师,但一无所
获。这也是这么多年来象他这么成功的男人都有几个女人或者几十个女人而他一个也没有的原因,他不是不想而是
有一种深深的自卑。家中有两个美女,而自己呢,只能看而不能好好享用,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折磨——吕琳一觉
醒来,下体感到有点湿,一摸,唉,又是春梦一场,罢了罢了,也许这辈子都不能拥有梦中那种被大肉棍塞满的充
实感觉了,夕阳西斜,不想自己这一个午觉睡了这么长时间。洗了把脸,看到刘敏在厨房忙活,感到自己真的好运
气,找到个这么好的保姆,什么都不用自己操心,心中这么想着,便走进厨房,正巧看到刘敏的十四岁的儿子和小
女儿都在帮忙摘菜,吕琳也一起蹲下帮兄妹两人干活,也许是刚睡醒的缘故,连内裤忘了穿这么重要的事也忘了,
雪白的大腿和屁股短裙几乎包不住,粉红色的阴唇和黑黑的阴毛正巧对着刘敏的大儿子小亮,十四岁的少年正是青
春期,天天胡思乱想,从来没见过女人的阴部,何况还是这么近距离的女人下体,更何况还是自己天天夜里梦到的
吕姨,并且因为吕姨小亮还养成了手淫的坏习惯。小伙子年轻气盛,只觉得下面撑不住了,涨得难受。农村孩子本
身就强壮,再加上小亮这孩子自从来吕琳家以后吃好的喝好的,各种营养品,特别是吕琳丈夫买回来的一些不想吃
的壮阳药物到处乱放,刘敏不认识几个大字,就觉得这种东西包装那么好,肯定是好东西,反正没用了,还不如让
两个孩子多吃点补补身体,便整天给小亮和小女儿小慧吃,小亮才十四岁,阴茎本身就粗壮,再加上这么多壮阳药,
如虎添翼没地方发泄,只有天天手淫,阴茎海绵体经常充血,把个肉棒弄得足足有小孩胳膊那么粗,天再热,也不
敢穿裤衩,刘敏有几次硬让儿子把裤子脱下来穿裤头,小亮就是不脱,刘敏也没办法。再说小亮这时裤裆里的家伙
已经坚硬如铁了,滚烫烫的,小亮再也控制不住它了,腾一下就把裤裆撑起来了,还倒把吕琳吓了一跳,以为小亮
在裤子里藏了什么东西,小亮见被吕姨发现了,脸红的象猪肝,低下了头。而吕琳通过小亮的表情,一看小亮的裤
裆里的东西不停跳动,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再一看自己下体什么都没穿,顿时心里一惊,糟了,什么都被这小子
看到了,这时刘敏和女儿小慧正在煤气灶边背对着她俩,吕琳一看松了一口气,连忙站起来把裙子往下拉了拉把雪
白的臀部盖住,红着脸出了厨房。小亮一害怕,大阴茎也消下去了,心想完了完了,吕姨肯定要让我们滚蛋了。

「开饭了!」刘敏一喊,一家五口人都来了饭桌旁,吕琳和丈夫坐下了,小亮感到吕姨看自己的眼光明显有一
种异样,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觉得自己心里很乱,可是今晚吕姨对自己特别好,老是往自己碗里夹菜,小
亮匆匆吃过饭就先回房了,躺在床上想着今天下午的一幕一幕,想着吕姨粉嫩的小穴和雪白的屁股,不知不觉间阴
茎又硬得象铁一样了,这可怎么办,如果妈妈和妹妹进来怎么办,赶紧用毛巾被盖住,可还是不行,太大了,怎么
盖都盖不住,还不停地跳,就在这时,门口传来脚步声,小亮赶紧转过身背对着门,原来刘敏觉得儿子今天不太正
常,就过来看看,一看儿子脸上在淌着汗,还盖着毛巾被,便把毛巾被使劲一拽,不想看到刚刚勃起还没完全消下
去的儿子的大阴茎,这真把刘敏吓了一跳,和影碟上的那根不分上下,而且儿子的这根还没有完全勃起。小亮故意
把腿一抬挡住了自己的肉棍,说妈你干嘛,刚要睡着,刘敏也就装做没看见,说妈来看看你哪里不舒服,既然没什
么,那你先睡吧,说完就出去了。小亮吓得一头冷汗,心想幸亏妈妈没有看到,如果看到不被骂死才怪。

吕琳夫妇看了一会电视便上楼去了,只留下刘敏母女俩,吕琳由于下午看到了小亮可以和老外媲美的大阳具便
春心荡漾,一晚上都心不在蔫,吃完饭,更感到欲火焚身,便想虽然得不到小亮的阳具,丈夫的那根也可以解解渴
吧,夫妇二人于是相拥入房。而刘敏更是心不在焉,儿子的那根肉棍勾起了那天中午对那个老外的深刻回忆,眼看
着人家夫妻二人卿卿我我,自己多长时间没有尝到那种滋味了,自己也记不清了,便装做困了,对女儿说,你自己
看吧,我先睡了。女儿正中下怀,自己一个人享用一台电视,太好了,没人和自己争台了,便说,妈你去我那屋和
哥哥一起睡吧,我去你那屋睡,省得过会再把哥哥吵醒了。刘敏一听,高兴极了,但不能表露出来。因为女儿也不
小了,而且这几天发现这妮子越来越有女人味了,便说你也早点睡知道了吗?便扭头进了小亮睡的卧室,屋里没亮
灯,刘敏缓缓脱下衣裤,露出至今仍光滑而富有弹性的诱人身段,乳房还是那么坚挺,小腹还是那么平坦,屁股翘
翘的,让人想入非非,适应了屋内黑暗的光线之后,才发现儿子破天荒地没穿长裤睡觉,体毛非常浓密,身上肌肉
突起,真的很象碟上的老外。小亮还以为是妹妹来了,也没理会,继续想着吕琳,想着吕琳丰满的肉体,刘敏悄悄
地躺下,看着儿子,努力压抑着身体内的冲动,静等机会,等了十几分钟,小亮突然翻了一下身,变成平躺着的,
可能是以为妹妹睡着了吧,刘敏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想看这小子玩什么花样,只见小亮两只手抱着自己的那根大
阴茎,不停地上下套动,嗓子里还在低吼着,借着月光,刘敏看见儿子的那条粗肉棍上青筋突起,马眼上还不停朝
外冒着透明的液体,不停着往下滴,小亮也不在乎,还是不停地套动。刘敏看着看着,感到下体也有一阵粘液往外
淌,还有一阵莫名的快感一阵阵袭来,但是她不敢稍动,怕惊动了儿子,发现是她就麻烦了,可是忍不住,手还是
很小心地放进内裤里,用食指拨弄着阴蒂,一阵麻麻酥酥的感觉,控制不住要叫出声来,但一定要控制,眼看着儿
子在套动阴茎,想象着如果儿子的手是自己的阴唇那该多好呀,耳朵里听着儿子小亮的低吼声,不多一会,刘敏渐
渐地感到一阵特别强烈的快感,感到自己就象要升天了一样,一股热流控制不住地从穴口滚滚而出,嘴里始终咬着
枕头才能压住自己的叫声,刘敏知道自己的高潮来了,可是小亮这小子怎么还没完呢,再看小亮的阴茎比刚才好象
又大了一圈,龟头红的发紫发亮,自己估计一只手肯定攥不过来,就在这时听到小亮一声较响亮的低吼,从发亮的
龟头顶端喷出一股白白浆液,洒在床上和小亮自己长满毛的肚皮上,刘敏看了这一幕以为儿子发泄完了,刚松了口
气,见小亮的阴茎又逐渐增粗增大,只消十几秒钟又勃起如初了,这让刘敏惊叹不已,这还了得,以后谁家的闺女
经受得起呀,只见小亮又迅速的套动了几下,浓浓的白浆又一股一股地喷了出来,足足有一小茶杯那么多。也许是
小亮累极了,也没有擦只是把被一拽盖在自己还没有完全消肿的阳具上便呼呼睡去,可刘敏这时正欲火高涨,急不
可待呢,虽然高潮来了一次,但这还远远不够,还没有尝到大肉棒的滋味怎么甘心呢,等了一会,听到儿子均匀的
呼吸后,刘敏马上爬起来,找到卫生纸,放到一旁以备不时之需,然后再悄悄把小亮盖着的毛巾被拿开,哇,在月
光下儿子的精液闪闪发着光,一大滩,刘敏也不管了,一只手握住儿子的大肉棍开始套弄起来,一边套弄一边注意
着儿子的动静,以免让儿子清醒过来,年轻人总有使不完的劲,只一会功夫,小亮的大阴茎又昴起了它紫红色的头,
刘敏的下身早就一片水汪汪的不停往下淌了,她赶紧坐起身来,跨坐在小亮阴茎头的上方,太大了,刘敏都有些怀
疑自己这个久未经雨露的小嫩穴是否承受得了,欲火的煎熬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狠下心往下一坐,噗叽一声,由
于阴茎太大,虽然已经是春水泛滥,初时也很困难,但随着刘敏的渐渐坐入,小亮的阴茎终于到达了阴户底部,顶
在花心上,那滋味令刘敏再也忍不住了,憋了老半天的喊叫声终于发了出来,啊——啊——渴望已久的大肉棒终于
尝到了,刘敏上下活动着自己丰满的臀部,淫水越来越多,把本来已经湿透的毛巾被踢到一边,小亮虽然睡得很沉,
但也经不住这么折腾,从迷糊中慢慢清醒,看到妈妈坐在自己身上正在淫叫,漂亮的脸上香汗淋漓,肥硕的乳房随
着剧烈的动作来回上下摇晃,自己的肉棍正被热乎乎的紧紧的什么东西包住,终于知道了是怎么回事,欲望之火已
经燃起,虽然知道不对,但是理智在这时已对自己没有了约束力。刘敏不知道小亮已经醒了,还在忘我在呻吟,小
亮一挺自己那火热的大肉棒,刘敏感到都要插到胃里去了,一阵又疼又麻又痒的感觉使她想起小亮可能已经醒了,
慌忙低头一看,小亮黑暗中眸子又黑又亮地正望着自己,表情很复杂,刘敏心想做都做了,别想那么多了,反倒一
下扑到小亮身上,用自己又白又坚挺的乳尖磨擦着小亮的胸膛,两只雪白的胳膊搂住小亮的脖子,香唇一下就吻到
小亮的嘴上,小亮还是处男,哪见过这阵势,只觉得很爽,比平时手淫舒服千万倍,脑子一片空白,刘敏自己活动
了这么长时间,也累了,用手一摸下体和肉棒结合处,乖乖,还有一大截没有进去呢,对儿子更是又怜又爱,便说
小亮你上来吧,接着一翻身把小亮顶到自己身上,换成男上女下式,小亮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别人说什么自己就做
什么,一动也不动只把火热的肉棒插在刘敏紧紧的肉穴里,刘敏又急又好笑,心想儿子真傻,连这也要教,便摸着
儿子结实浑圆的屁股,说动一动呀,小亮这才如梦初醒,想起刚才妈妈的表情和动作,晃然大悟,一提一送,开始
抽动起来,刘敏闭上眼睛尽情享受着,渐渐感觉到小亮的龟头一涨一涨的,撑得自己小穴里难受,便知道小亮要射
精了,便努力配合抽送,果然,小亮闷哼一声,铬铁一般硬的肉棒里喷出股股精液,直喷得刘敏浑身颤抖,精神一
松好象升入了十万米高空,从小穴深处也泄出了阴精,两股水流汇在一处,从刘敏的穴口往外淌,两人都感到无比
的舒爽,也顾不得擦拭,赤身裸体相拥而眠。

小慧呢,在外面看电视,看了半天没什么好台,便开始鼓弄起DVD 机,因为平时小慧见吕琳弄过几次,所以自
己也会使用,便打开机器,可是抽屉里的几个碟都是以前看过的,没什么意思,便自已找了起来,不小心把垫抽屉
的纸翻开了一角,看到里面有几个碟,上面都是英文,其他什么也没有,小慧感到很奇怪,放放看看吧,便把其中
的一个放进影碟机里,可是什么都没有,就在小慧感到失望的时候,屏幕一跳,出现了一对外国男女,在客厅里象
是谈着什么,很新热的样子,因为都是英语,小慧便想把碟退出来算了,可还没把这个想法付诸行动,画面突然切
换了,女的把男人的衣服一件件都脱下来了,小慧很纳闷,他们要干什么呢?小慧是刘敏的小女儿,由于性早熟的
缘故,所以提前到了青春期,心中总是有些莫名其妙的胡思乱想,想男人的裸体,但是男人对于小慧来说只是一个
概念,她还不懂男人的各种构造,只是通过哥哥小亮的了解男人的,这时碟中播放的内容正好引起来她的好奇心,
想看一看男人,这时女人把男人裤子也脱了,露出了外国男人特别大的肉棒,那个女人一口就吞了,小慧看得目瞪
口呆,这玩具也能吃吗,可是过了一会,那男的肉棒越来越大,女人的嘴里塞不下了,再见这个男的,把肉棍从那
个女的嘴里抽出来,把那个女的按在沙发上,对着女人尿尿的地方狠狠地插了进去,差点把小慧吓的叫出声来,这
不是要死人了吗,可是那个女人好象很舒服的样子,一点也没有痛苦的表情,反而舒服的叫了起来,那根看来很大
的阴茎在女人的小穴里进进出出,一点困难也没有,反而整个肉棒上亮晶晶的,象是粘满了水,咕叽咕叽的象是踩
泥巴,更加奇怪的是自己的小穴口痒痒的老想用手抠挖,想到这,小慧把自己的裙子往下一褪,看见自己的小穴口
下滴滴嗒嗒的往下滴水,粘粘的,把手指往里面的插,一阵快感传遍全身,这是怎么回事,脑海中想起几天前看到
哥哥手淫后,自己也有这种冲动,这一想不要紧,身体里的渴望更加强烈,只想有东西插进自己的小穴,具体也想
不出用什么,只有用手指了,眼睛看着屏幕上的男女,自己用手指抽插着自己的小穴,不一会便觉得有一阵热流涌
了出来,眼睛一闭,静静享受着。快感渐渐消退,这时才想起太晚了,要睡觉了,便关了电视洗了洗手,又把内裤
洗完,回到妈妈的卧室,又困又累,沉沉睡去。

吕琳则又度过了一个不眠夜,丈夫对自己很好,家里又富有,什么也不缺,但是难以启耻的事,又不能对别人
讲,每次丈夫和自己做完爱,自己老是不能尽兴,被挑起的欲火只能自己用黄瓜熄灭,虽然每次丈夫射精以后还再
用嘴尽量让自己满足,但是不知为何,欲火总不能熄灭,表面上是很满足了,但等丈夫睡去以后,自己总还是要到
厨房找一条合适的小黄瓜来解渴,这也是为什么每次要亲自上街买菜的原因,可自从看到小亮那么大的肉棒以来,
对黄瓜也失去了兴趣,那么大的肉棍,她一辈子也没见过真的,每次看到老外的阴茎都让自己一阵莫名的心跳,从
来不敢痴心妄想拥有它,可这次是真的而且是在自己家里,可以说唾手可得,但自己又没了勇气,想着小亮的肉棒,
看着睡在旁边的老公,一股愤怒之火燃起,如果老公有那么大的肉棍该多好呀,想着想着,手不自觉的摸向枕边,
打开一层保鲜膜,里面包着的是今天上午精心挑选的一根黄瓜,上面的疙瘩好象天生就是让女人用的,吕琳粉嫩的
小手,抓住黄瓜腚,缓缓地塞进自己还未干透的小穴,由于没生过孩子,加上丈夫的阴茎不大,阴道还很紧,象是
处女,一塞进去,吕琳就打了一个颤,想象着这就是小亮的火热的大肉棒,越想越兴奋,竟一塞到底,没几下就高
潮了,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小亮这么有魅力吗,一想到他就高潮。耳边传来丈夫的呼声,吕琳收拾起自己的思绪,
一阵困意袭来,把黄瓜收起,躺在了丈夫旁边。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