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嫂子

第一章:本屌丝

很幸运没有在2012长睡不起,2013年本屌大学毕业了。

尽管我在学校的社团也是小有名气,(也就是黑过几个网站,写了几个木马——本屌计算机系)但是由于爹妈
都是血统纯正的农民,加上近几年经济危机也越发频繁,毕业之后也就是找了个好死不活的工作混吃等死——毕竟
我实在不想再回农村了。

日本人开的公司,老板在日本。有活的时候我什么都能搭把手,没活的时候倒也逍遥自在。

这时候作为巴萨球迷的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和作为皇马死忠的航哥互相吹牛逼侃大山——从欧冠到西甲再到
楼下台球室的妹纸,反正无所不谈就是了。

航哥是海归,日本留学回来,大我5岁,儿子2岁。

当初面试的时候就是航哥强烈要求要我的,说起来也有意思,但是看到航哥里面穿着皇马的训练衫,我立马把
带着巴萨的手机壳亮出来了,结果我俩竟然用日语讨论了一番2个球队的特点,直接把人事的董姐都弄无奈了。

后来航哥为了留下我跟他对抗,不顾形象的拍着自己的大肚子,说:「看到没,公司给养的,留下来亏不到你
的。」

我当时也没多想,自从来到城市就没遇到过情投意合的人,也就当场签了合同。至于那句:「公司亏不到你的。」
这都是后话,以后再说。

(待续)

第二章:2000万条酒店开房数据

这天我闲着没事网上闲逛,无意中发现了各大酒店开房数据被泄露的新闻,本屌生来就爱干这种小人之事,抹
着口水就进去看了。哇!2000W人的数据啊!再顺手一翻,查询网站上竟然每个人的身份证号、手机号码、住
址等个人信息都历历在目。

顺手查了几个班花校花,还真有几个人中枪。于是我做了一个到现在都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的决定——把网址发
给了航哥。

航哥:「这是什么?」

我:「2000万条酒店开房数据啊!(坏笑)」

航哥:「怎么,你资料也在里面?」

我:「没啊!但是我还是觉得不爽。」

航哥:「为毛?」

我:「被查到25年没开过房,多丢人啊!」

航哥:「……」

我:「我查过你了,好男人!」

航哥:「太贱了你。」

我:「哈哈哈……」

然后又手贱查了几个大学女助教,不出所料,有一个平时看似挺骚,一直是我撸管对象的女老师真没逃过我法
眼。然儿,就在我我正美滋滋地想着回家YY她再撸一管的时候,却没发现那边的航哥脸都绿的发青了,他在网上
看到自己的妻子的名字和身份证号!有20多条!

(待续)

第三章:什么情况

第二天航哥没来上班。

然儿就在下班前几分钟,他给我打了个电话:「小王,我车在公司楼下,下班过来找我。」

「干吗啊?请我吃饭?」我还臭不要脸的追问。

「下来你就知道了。」航哥也没多说,直接就挂了电话。

我看了看表,也是下班的点了,于是拿着东西便下了楼……

远远就看到了航哥的SUV,50多万。没办法,谁叫人家是富二代呢!虽然不是什么亿万富翁,但是起码有
车有房,还有个非常漂亮的媳妇,哎……满脑子的羡慕嫉妒恨啊!你们能理解为什么我老想跟他蹭饭了么?

「怎么了航哥?要送我回家?」拉开车门,我头都没抬就问了一句。然儿航哥却半天没有搭话,我一抬头,却
发现航哥和嫂子都在车里,回头看着我……

我瞬间尴尬无比……

额……什么情况?

嫂子的眼睛还是红肿的,在她白皙美丽的脸蛋上闲得格外引人注目。

「那个……小王……」航哥先开口了,「你昨天给我的网站,开房数据的那个,是真实可靠的吧?」

「对啊!百分之90是真的啊!各大酒店的无线网络设备有漏洞才泄漏的…

…」我还想说下去,却看到前面2个人的脸色都黑的吓人,「怎……怎么了?
航哥。」我弱智般的说出了这句话,其实这时候傻子都该知道发生了什么……

航哥没有回答我的话,却直接把头扭向旁边:「许琳,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待续)

第四章:嫂子

嫂子叫许琳,27岁,小航哥三岁,大我2岁。她和航哥是在日本留学的时候认识的,回国结的婚。现在也是
在一家日企工作。

我虽然才在这个公司工作一年多点,却和航哥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航哥在日本留过学,在公司又呆的久,无论
在哪方面对我都是非常照顾,对此我发自内心的感激他。

另一方面,我和航哥非常能聊得来,工作之外,我们更像是朋友而不是兄弟,我这个人心直口快,而航哥又是
大大咧咧,所以相处的非要要好。有时候碰到欧冠精彩的比赛或者西班牙德比,航哥干脆把我直接带到家里一起看
比赛。所以时不时的我也能看到嫂子。

嫂子的性格多少有点靠近冷漠,平时话就很少,我去做客的时候,也只是拿出瓜果,叮嘱我们别看的太晚,然
后就回房间了。但是对孩子和航哥,特别温柔,也很体贴。再加上长相和身材都极其的出众,所以航哥非常引以为
傲,也非常以家庭为重。我几乎都没看到过航哥和嫂子有过争吵。

平时看着他们恩恩爱爱的样子,我总会情不自禁的遐想,若干年后,我要是能过上这种生活,人生还有何求?
然儿今天看着嫂子哭红的双眼,我意识到有点大事不妙了……

(待续)

第五章:怒火

「没什么想说的,我想看看那个网站。」嫂子的声音依旧很平静,嗓子却有点沙哑,说完她把头转向窗外。

「艹!你他妈还想看?你有脸看吗?」航哥的脸瞬间因为怒火烧得通红,不顾我在现场,直接冲嫂子吼了出来。

「航哥你别冲动……」我的大脑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想出这一句话了,「会……会不会其中有什么误会?」

「什么误会?难道是别人拿着她的身份证去开的房?这他妈还有什么好解释的?」航哥转头把枪口对准了我。

「额……」我看航哥火气正大,只好闭嘴不语。

「你别嚷嚷别人,你凭什么看到一个破网站就当真?现在私人信息被盗取的事那么多,你宁肯相信一个网站也
不相信我?」嫂子说着又委屈的流泪,看的我都有些心疼。

我宁肯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相信眼前这个嫂子能出轨啊!毫无理由的事情啊!为钱,当然不缺!为色,航哥
才30,要模样也有模样,你要说嫂子是那种水性杨花的人,这更是不可能的。

那……那些开房记录……

我一边考虑着这些,一边为昨天我手贱把那个破网站发给航哥而后悔。

就在三人沉默了几十秒后,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想了起来,随后嫂子拿起了电话:「喂……是这样?啊……我
想起来了,是……是,我知道了,谢谢经理。」
挂了手机之后,嫂子挥了挥手,「去XX酒店。」

(待续)

第六章:真相?

「欢迎光临。」一进酒店的大门,一个高挑的迎宾小姐就迎了上来。

「你好,我是XX公司的。我们想确认一下我们公司和你们酒店的一些东西,麻烦你们帮个忙。」嫂子也迎上
前说。此时的嫂子又恢复了端庄高贵了样子。

可能是因为吵架,嫂子今天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穿着上班时候穿的制服,白色衬衫,黑色的一步裙刚遮到膝
盖,黑色丝袜,亮头小皮鞋。这种身材与气质,这是把宾馆的迎宾全部秒杀啊节奏啊!我环视了一圈,不禁感叹。

「哦!好的。这边请。」迎宾小姐回答很爽快,转身把我们带到一个办公室。

「麻烦你帮我说明一下这个身份证、我们公司和贵酒店的关系。我和我先生因为这个问题产生了误会,麻烦你
了。」嫂子说着,率先坐下,拉开包包拿出了身份证递了过去,坐下之前还不忘顺了顺裙子下摆。

「那你们要稍等一下了,有关业务的的事我得找我们经理来。」说完迎宾小姐拿着身份证出去了,这时房间又
剩下我们三个人了。

依旧没有人说话,我突然觉得我在这里非常多余。人家家里的事情,我跟着瞎搀和什么?而且这件事竟然还是
因我而起!现在虽然还不知道嫂子知不知道那个网站是我发给航哥的,但是在她心里我肯定是逃不了干系了。哎…
…王某人你真是手贱啊!惹出这么大的乱子,真该剁手!

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先逃离这份尴尬的时候,一个大概30几岁的女人开门进来了:「你们好,我是这里的经
理。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忙的,一定尽力。」

说完她莞尔一笑,用手拨了拨眼镜旁边的一缕头发,转身坐下。

我只看了一小会儿她的脸,说实话长得虽然不算丑,但是和嫂子比差的远了。
但是浑身上下多了一股熟女的气息,特别是胸前的两个巨乳,把白色的制服衬衫撑得快要爆了,有一种呼之欲
出的感觉。我觉得如果我的眼神带刀的话,这双美乳早就在我眼前不着衣履了。

没办法,对嫂子,航哥的老婆,我从来不敢带有丝毫的淫秽之心。虽然也是经常在梦中见到她,虽然每次小弟
弟都是昂首挺胸,但是清醒之余我总会深深的自责——王某人你可不能做忘恩负义的小人!身为男人,你可以风流,
也可以下流,但是绝不能禽兽不如!朋友妻不可欺啊!

但是面对眼前这个女人的巨乳,我实在舍不得把视线离开,直到她有所发觉,狠狠的瞪了我一下,我才知趣的
移开视线。再一看航哥,竟然故意把头侧向一遍,想来也是被这对巨乳震撼到了吧!

「经理你好,我是XX公司的。我的身份证在贵酒店多次登记过,我们公司告诉我可能是因为和你们这里有过
业务往来,达成了某些协议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你能帮忙证明一下吗?」

「哦,是XX公司啊!贵公司和我们确实有协议,但是不方便对外人透漏…

…」女人显得有些为难。

「是这样的,我也知道你们难做,但是这确实危害到了我的家庭的和睦了,事态很严重。您不用详细的介绍协
议内容,您只要对我丈夫大概讲一下我的身份证为什么总是在这里登记就好了。」

「那个……嫂子航哥,我要不要先回避一下?」我见局势渐渐向有利于嫂子的趋势发展,想赶紧找个机会开溜。

「不用,你就在这听着,不然你以后会怎么看待嫂子?」嫂子向我一瞪,我立刻腿软坐了下来。——真蛋疼啊!

「好吧!那我就大概说一下。」那个女人扶了扶黑色的眼镜框说道,「大体呢!就是我们酒店和她们公司有一
个协议,凡是以他们公司名义的出差住宿之类的,都是不用实名登记的。这点您不用问为什么,对大家的财务业务
都有好处,更多的不方便透露。我们双方的关系您就更不用怀疑了,高层的管理都是亲戚,这么做大家都好。您能
理解吗?先生?」

「我能看一看协议吗?口说无凭吧?」航哥思索了一会,问道。

「呵呵,这种协议本来就是不存在的,非法的。别说没有,就是真的有我也不敢拿出来啊!不过你要是真的怀
疑真实性,我可以让我们酒店把贵夫人在我们酒店的登记记录打出来,再把酒店近6个月的监控录像调出来,你看
如何?」

「这个……好吧!」航哥现在因为这件事已经是焦头烂额了,见终于有证据能证明什么了,连忙点头答应。

「好的,那我这就去叫人去找,麻烦你们多等一会。」女经理转身出门了。

「那个……这儿的WiFi的密码是多少?」我为了表现出让大家忽略我这个局外人的样子,想拿手机打打掩
护,在女经理出门之前赶紧问了一句。

「那个……我们这还没有WiFi哦!不好意思。」女经理一句话又把我弄得尴尬无比。

我只好放弃了玩手机的念头,偷偷观察着航哥和嫂子的举动。

就这样过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样子,其间依旧没有人说话。

嫂子在看着自己的身份证,若有所思。航哥则不停着朝门口张望。至于我,更是坐于针毡……

终于,女经理拿着笔记本电脑和几张存根进来了。

根据存根近6个月的5条开房记录的时间,我们看了监控录像。确实没有嫂子的身影出现。其间航哥还让我用
手机查了一下这些存根的时间和我在那个开房网站查到的嫂子的信息的时间,结果都是吻合的。

至于身份证为什么会是嫂子的,女经理说很可能当时办协议的时候,第一次来住的人就是嫂子,所以她的身份
证被默认成他们公司的登记身份证了。

呼……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见人证物证都在了,航哥的火气早就烟消云散。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低声问嫂子:「你怎么不早告诉我这
些事?」

「这……我也忘了有这码子事儿了。几年前办的吧!你忽然一问我能想起来?
我觉得这应该和公司有点关系,就发短信问公司的人了。」嫂子气鼓鼓的说,却不看航哥一眼。

「那……咱们回家?」航哥一看自己的妻子真没有出轨,立刻又喜笑颜开,开始讨好嫂子。

「哼……」嫂子也不搭理航哥,对女经理道谢之后,便自己先出去了。

(待续)

第七章:真相!

我没有跟着航哥他们出去,我借口上厕所,让航哥和嫂子先走了。我实在不想在那尴尬的处境呆下去了。痛痛
快快解放了一下,倒也舒爽,总算是虚惊一场。

正准备系好裤腰带赶紧回家,突然从旁边的女厕飘来几句对话:「那个女人什么来头啊!让我们帮她撒这么大
谎。」其中一个女人说。

「不知道,主管亲自打的电话安排的,反正没少费劲。」另一个声音回答道。

「哼,看着那么高清的样子,还不是个骚货,老公都找到这里来了……」还是刚才那个女人,声音有点不屑。

「别瞎说啊你个大嘴巴,小心传出去丢了工作……」

然后两个人就走远了,声音也越来越小,直到消失。看来这老公来捉奸的还真不少啊!我不禁有点幸灾乐祸。
戴绿帽子这种事,就是被戴帽子的男人气得要死,看热闹的乐的要死。等等,他们还帮忙撒谎?这尼玛的服务还真
是周到啊!

路过服务台,两个接待的小丫头还在讨论着什么。一看到我似乎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目送我出门了。

回家的路上隐隐觉得多少有些奇怪,但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

隔日。

航哥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经常望着屏幕发呆。好不容易等到下班,航哥叫住正欲回家的我,一脸严肃的问:「
你那个网站上,能查到开房酒店的地址名字吗?」

「啊?这个可真不能。所有数据都是混杂在一起的。」我想了想说:「怎么了?你还怀疑嫂子?」

「嗯……有一点。」

「为什么啊?昨晚不是都解释明白了吗?」我很惊异为什么航哥会这么不信任嫂子。

「哎,我也不瞒着你了。我说完你帮我分析分析啊!」航哥的脸跟发了霉的烂木头似的,哭笑不得,又犹豫不
决,痛苦的五官交杂在了一起,「其一,我觉得昨晚的事,就好像是有人提前安排好了,对我们就像是早有准备,
顺利的不可思议。」

「其二吧!我回忆了一下你嫂子身份证开房的时间,我记得最近几次开房的时间,你嫂子都不在家!不是去闺
蜜家了,就是有别的事。你不觉得这很巧合吗?」

「但是这都是你自己想的不是吗?嫂子可是有人证物证的啊!」其实我也隐约觉得昨晚的事是有点不对劲,但
是我总不能挑拨航哥继续去怀疑嫂子,「别纠结了,别给自己找不痛快了,难度糊涂,没听过吗?」我只能这样安
慰他。

「艹!我就是想知道真相,不然这心里就是不舒服。泄漏信息的那个SB怎么办的事,什么资料都有怎么就没
有开房酒店的名字呢?」航哥有点气急败坏地骂道。

「嗨……」我被航哥的无知逗笑了,「人家那就是为了好玩才把资料盗出来,你以为真是为了配合捉奸的?再
说了,那是从各大酒店的无线设备的漏洞里渗透的……」

等等……无线设备!

「我艹!」我瞬间想起了什么,眼珠子一下子瞪得溜圆,嘴张的老大。

「怎么了?」航哥被我的一惊一乍吓了一跳。

「那个资料是他妈从无线设备上泄漏出来的!但是……昨晚咱们去的酒店,没WiFi……」

航哥听了也是一惊,嘴角抽搐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也就是说,泄漏出来的信息,根本不是那个酒店里的。嫂子根本就没住过那个酒店!所以没有在监控录像里出
现!而那个酒店,竟然为嫂子做了假证!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我突然又想起昨晚在厕所听到的几句对话:「那个女人什么来头啊!让我们帮她撒这么大谎。」

「不知道,主管亲自打的电话安排的。反正没少费劲。」

难道,难道她们就是在说嫂子?

「草她妈,我就知道这事没这么简单!」航哥的头上绷满了青筋,咬牙切齿地骂道。

其实我的震惊程度一点都不比航哥小,作为一个贤妻良母,那个美丽冷艳的嫂子,怎么会真的出轨?

孙航家里的客厅,烟雾缭绕。

孙航已经很久没抽烟了。虽然才刚30岁,啤酒肚已经逐渐显露出势头了。

再加上有脂肪肝,所以平时妻子许琳十分注意他的饮食健康,吸烟就更是被禁止的了。

他现在心乱如麻,虽然嗓子像是有什么东西梗着,但是还是在一根又一根地抽着烟。

妻子带着孩子童童回娘家了,每逢周末老两口总会催两人带着孩子回去。但是今天,孙航却找了个借口留在了
家里。

妻子走前穿了一件天蓝的牛仔裤,看着那被牛仔裤包裹着的浑圆的大腿和娇翘的臀部,换做平时孙航早就忍不
住上去摸一把了。但是今天,孙航却看得心里直发酸——为什么,妻子会对别人分开双腿,把大腿内侧最私密的地
方奉献给别人?

他们做的时候带套了么?要知道,由于害怕药物对妻子的身体有危害,又怕带坏会引发各种妇科病,所以夫妻
平时都是坚持用安全T的。那个奸夫,会顾忌这么多吗?

孙航实在不敢想象妻子被另一个男人的体液浇灌的样子,他赶紧甩了甩头,抱起正要出门的儿子:「去姥姥家
不许调皮哦……」

其实那天要不是王忆拦着自己,他早就和妻子当面对质了。然而经过王忆的一番理性分析之后,他又冷静了下
来。王忆说得对,如果妻子真要是出轨了,那么她对这件事肯定早有心里准备,而且东窗事发后极其冷静,意图掩
盖事实,这一点从酒店那件事就能看出来。

竟然把假的证据都做好了,要不是王忆无意中发现了无线设备的漏洞,恐怕自己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孙航甚至
觉得当时妻子要求去见王忆,要求看证据,都实在为安排人造假证拖延时间。

由此看来,不捉奸在床,这个女人是绝对不会自己坦白交代的。而最重要的是,当王忆问自己如果真的把妻子
和奸夫捉奸在床之后有什么打算的时候,自己的大脑竟然是一片空白。

是啊!如果真的捉奸在床,自己该怎么办?杀了这对狗男女?那是意气用事。
那童童岂不是就成了没爹没娘的孩子了?离婚?这不就成全了那对狗男女了?

……

整整一下午,孙航就在胡思乱想中度过,烟也不知道吸了多少支。恍惚中,连门口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都没
听到。

「怎么抽这么多的烟?」许琳开门进来,看到一屋子的烟,厌恶地捂住了鼻子,「你看,把孩子都呛到了。」
说着,许琳赶紧去开窗通风。

孙航这才回过神来,原来不知不觉已经是傍晚了,妻子领着孩子回来了。

「呵呵!」孙航无奈了笑了笑,抱起了童童,「童童今天乖不乖啊?」无论何时,看到儿子的时候孙航的心里
总是充满了幸福。

「童童乖,爸爸不乖。」童童用稚嫩的声自豪地说:「童童今天自己在外婆家都很乖。」

「哦?妈妈下午不在外婆家?」孙航看了看开完窗回来的妻子。

「恩,同事约我出去逛街,反正你也不在,我就出去了。」许琳接过话说道:「老公,怎么抽那么多烟啊?心
情不好?都说抽烟的男人是有故事的,怎么,你也有故事了?」许琳看似今天心情不错,还和孙航开起了玩笑。

「没事,工作出了点问题。」孙航撒谎道。他觉得在自己做好决定之前,还是别让妻子看出任何端倪的好。

是啊!我是有故事。我的故事的主角不是我,而是你!孙航在心里默默地念叨。

「不顺心也不能抽那么多烟啊!对身体不好不知道啊!」许琳满脸关心,「好啦!别不开心啦!工作不开心就
换一个好了,反正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许琳说着,拉起孙航的手放在了脸上。

「好……好……」孙航看着妻子关切的眼神,突然有些想哭。要是平时,这会是多么温馨的场景啊?可是……
可是为什么会发生那种事?

「好,这才是我的好老公。我去给你做好吃的去。」许琳说着亲了孙航一口,起身进了厨房。

晚饭确实很丰盛,吃的小童童满嘴是油。这是妻子特地为哄自己开心做的吗?
看着眼前美丽贤惠的妻子,还有儿子天真清纯的眼神,孙航原本冰冷的心渐渐的有些融化了。何不让那些事就
随风飘散呢?

难得糊涂……此时王忆说的那句话又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可是,自己真的就能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么?

最近的一次开房记录,可就是在2个月前啊……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