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脅迫的人妻教師

.
学校放复活节假了,李忠已经有一星期没看见雅菲,刚好一位老师结婚,在婚礼上看见了她;雅菲好像比以前
更娇美、更丰满了;脸上更是充满着少女无法媲美的妩媚性感,这晚她穿着一套淡蓝色的套裙,里面是一件白色V
领贴身衬衣,露出一截粉嫩的胸脯,窄身短裙紧紧裹住圆滚滚的屁股…开席时李忠赶紧坐到旁边,在这公众场他当
然不能干些什麽出来;不过却在有意无意之间,不住地挨碰着雅菲的身子…雅菲心里竟不由得动了一动,下身竟然
有了感觉。几杯酒下肚,雅菲的脸上罩上了一朵红云,更添了几丝妩媚,趁人不注意,李忠的手摸到了雅菲的腿上,
滑滑的让李忠心痒难当。雅菲刚把他的手拿下去,但一会儿又摸了进来,後来他更大胆摸进了裙子里。李忠的手指
隔着内裤中央轻轻的按动,雅菲在这麽多人面前又不能让人看出来,只好故作平静,可是双腿在抚摸下不由得微微
发抖…下体已经湿透了,心里就像长了草一样。终於苦撑到酒席散了,两人一前一後的走了;当经过一个僻静的小
公园,李忠一把抓住了雅菲的手,便将她拉到树丛隐蔽处…李忠搂着雅菲的身子,他的嘴就向雅菲粉嫩的脸上吻了
过去,「菲,我想死你了!!」雅菲微微挣扎,柔软的嘴唇就被吮吸住了,雅菲滑嫩的香舌不由得滑进了李忠的嘴
里;李忠的手已经在她圆滚滚的屁股上抚摸着;雅菲浑身软绵绵的,感觉着李忠粗大的阴茎已顶住自己的小腹,她
下身已经湿漉漉的了…李忠在她的耳边问:「我知道你就住在附近,你老公在不在?去你家好吗?」色胆包天的李
忠,竟想在人家家里干别人的老婆…雅菲感觉到自己的勇气、反抗的力量已全消失了,「他出trip了…去了台湾…」
雅菲羞涩细声说,李忠听了大喜。不一会二人便来到雅菲位於沙田第一城住所,一进屋,雅菲刚回身把门锁上,老
练的李忠就急不及待地抱住了雅菲,他的手伸到了她裙子下,雅菲轻声呻吟着;此刻李忠欣喜万分,便把雅菲的裙
子的和内裤一起脱掉,抚摸着雅菲柔腻的大腿,在她细嫩的腿根和丰肥的臀瓣处来回的摩挲…雅菲双腿在地上微微
的抖着,回身双手搂着李忠的脖子,两人的嘴唇又吻在了一起。李忠捏着那浓密茂盛的阴毛和温热柔软的花瓣蜜唇,
粗硕的两根指节将雅菲娇美的前端肆意抚摩,「别…别摸了,再摸就受不了…」雅菲两瓣阴唇外翻,开始心旌动摇,
从隙缝里渗出晶莹的蜜汁,屁股已经湿了一片,阴道肉壁内层层迭迭的嫩肉也快活地蠕动起来。雅菲的手抚摸着李
忠粗硬的阴茎,将它带到湿透肉洞前,李忠喘了口气,把雅菲一条丰满的大腿抱了起来,便猛烈地向别人老婆的阴
户发起攻击。一种充实、涨塞火热的冲撞感让雅菲呼出了一口气,下身的肌肉彷佛欢迎这粗长的阴茎;渐渐地,雅
菲被一波波的抽插强烈地冲击着,拨弄着。早就淫慾熏心的李忠,肆意的奸淫着雅菲胴体;他原始的慾望像火山爆
发开来,疯狂咬住那朝思暮想的乳房,将肉棒下下尽根的进出着已湿滑的肉穴;雅菲感觉自己的肉体已被这男人攫
取了,李忠粗大的阴茎猛烈侵占自己的下体私处,一次比一次剧烈,灼热的感觉烫得雅菲一阵痉挛,火热的龟头刺
激着自己柔嫩的下体,她不停的颤栗抖动,开始接受着比自己大一辈的男人的蹂躏。这时,雅菲已忘了趴在身上的
不是自己老公,她只知道李忠带给自己无穷的快感和欢愉,「啊……!」不知不觉间,随着李忠的动作,雅菲嘴里
发出了忘形的呻吟,腰开始迎合着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抽送。李忠又是猛地一顶,雅菲又是一声闷叫,脸憋得通红,
两腿不由得一阵抽搐;这次李忠干了足足半小时,雅菲已经有了一次高潮,开始大声喘气;两人纠缠到客厅的沙发
上,雅菲的双腿在身体两侧高举着。李忠的手架在雅菲的腿弯上,身体悬空着大力抽插。每插进去一下,雅菲都不
由得叫一下,淫水不停的顺着她的屁股沟流到沙发及地毯上。李忠觉得自己真是艳福不浅,更刺激的是雅菲乃属典
型的良家妇女,不似一般浪荡妇女随意即可上,冰清玉洁的娇躯在自己奸淫下之下婉转呻吟,更有种变态的成就感。
李忠明显感到雅菲的子宫喷出阵阵热流,肉壁更紧紧地收缩起,老练的李忠当然知道雅菲已经到了高潮,他更是拼
命地插入插出。「喔,不行了,我要射了……」李忠双手把住雅菲的屁股,一股热流传过他的下部,李忠发出咆啸,
插住雅菲那多汁的阴户,雅菲将她的屁股往上顶,并尽可能用挤压来响应着这男人的入侵,直到李忠把灼热的精液
射入自己白嫩的体内,才结束了这次疯狂的奸淫。射精後,一股股的精液直冲进了雅菲充血涨大的阴道,绷直的身
躯在李忠身下不停痉挛,乳白色的精液流满阴唇,淌流在大腿根部,矮小的李忠趴在雅菲的年轻的裸体上,吻吸着
雅菲奸淫後越发鼓胀的乳房,就像没断奶的孩子趴在母亲身上吸奶一样。


李忠感觉到还泡在雅菲身体里的阴茎不断受到挤压,敏感异常的龟头更好像有无数的虫蚁在啃噬,忍不住又挤
出了一股浓精,全身好似虚脱了一般。交媾後的舒畅使李忠全身松弛了下来,乏力地趴在雅菲柔绵的胴体上,感觉
到自已留在雅菲下体内的肉柱,正在迅速撤退。雅菲静躺了一会,将复杂的心情勉强收拾後,面对既成的事实;交
欢後的虚脱,让她浑身无力,蹒跚的去了洗手间清理身体。这一晚,雅菲忘记了自己是别人的老婆,所有妇道、贞
洁,全与她无关;这一晚,李忠当起了雅菲的临时老公,享受着同等待遇。深夜,李忠如狗般的趴伏在雅菲身上抽
插,完事後雅菲也懒得去洗手间清理自己喷满秽液的下体,她知道好色的老头不会轻易放过她…这一晚,沙发、餐
桌、书房、浴室甚至大床都成了二人的战场;整间屋都布满了男人精液和女人阴津淫秽味道。快早上十点了,醒来
的李忠继续和雅菲温存着,这一夜里不知在雅菲的下体射了多少次;他一脸淫笑的把嘴唇凑了过来,但雅菲毕竟是
受高等教育的,在内心里还不能完全接受这个事实,仍然半推半就,李忠慾望烧身,搂着雅菲的腰部,她犹豫了一
下,嘴唇立即被厚厚的嘴唇压住,五十多岁的男人便将娇嫩的少妇身躯紧紧缠住。「菲,我好喜欢你啊,嗯……你
跟了我,我肯定亏不了你,下学期你便是英文科科主任…」雅菲默不作声,此刻,做不做英文科主任已不太重要;
如今她心底已暗暗沉沦於这刺激肉体官能交欢之中。雅菲轻轻的挣开李忠,道:「你…你快离开吧,我丈夫快回来
了…」李忠却又将她压了下来,淫笑道:「我不走!我倒想他回来时见到贤淑的妻子在老子胯下的样子。」说着又
将他那好色的下身不住在雅菲双腿之间抽动起来。「看你的死人头呀…你…你再不走…我以後…也不睬你啦…」雅
菲红着脸轻声道地说。「傻妹,我说笑罢了,你老公又年轻又健硕,我不怕他打死我吗?」李忠放下搞了一整晚的
娇躯,临走前对雅菲说了几句情话,才依依不舍地离去了。一夜放荡,雅菲只觉得全身酥软,下体发涨;便赶紧将
凌乱的家收拾一番,为怕志强回来时嗅到那股浓郁淫秽气味,只好整间屋也喷满庸俗花香味的空气清新剂。刚收拾
好,志强便回来了,一如以往,只是简单的问候了雅菲几句,便倒头大睡了。晚上雅菲把下身好好洗了洗才上床,
睡够了的志强又对妻子有性要求;被李忠干了一整晚的雅菲实在太疲累了,而且下体更是有点疼;雅菲刚开始不想
的,可一想到自己可以和别的男人做,自己的老公却不答应,实在太过份…只好应承了,志强爬了上来,兴奋地抽
插,倒也干得雅菲浑身颤栗。


两天後复活节假完了,雅菲怀着忐忑不安心情上学去,在下午的例会中,李忠突然宣布在新学期要将雅菲升为
英文科科主任;雅菲感到很震惊,原以为那晚李忠只是敷衍自己,没想到真的要她担任这要职,雅菲的心开始乱了
…一直以来认为李忠只是想玩弄她的肉体,估不到竟遵守了对她的承诺,此刻雅菲开始对李忠这色老头有点儿改观
了…其他同事得知雅菲升职了,见面就恭维不已。放学後,雅菲不知道应不应该将升职的事告诉丈夫,她实在很内
疚和自责,虽说是在不自愿地被李忠奸污,但事实上李忠却又实现了她成为科主任的梦想;当然,如果可以回头,
雅菲绝不会接受李忠凌辱,可惜,一切已经太迟了…快五时了,雅菲正准备回家,手提却电话响起;李忠略带嘶哑
的声音传了过来:「是我啊,怎麽样,没让你失望吧?」一直觉得讨厌的声音,此时在雅菲耳朵里听起来却没什麽
感觉了;雅菲轻轻咬着嘴唇,虽没看到李忠,脸却已红了,就像做了小偷被人抓住了一样。「多谢校长关照……」
雅菲犹豫地回答说。李忠柔声道:「不用多谢,你还未走吧?今天晚上我在IFC 的LeParisien订了枱,一起吃饭好
吗?我想替你庆祝呢!」雅菲没有再多想,她当然知道李忠的企图,事情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勇气去拒绝…她心
里很清楚以後的境况;至於李忠的外形的委琐和年龄的差距、女人的贞洁,现在彷佛都变得不重要了。「好吧,我
不想给人怀疑…我先走了,你迟点才去吧。」雅菲终於下了决心;李忠兴奋地收线了。在这次晚膳中,李忠竟没有
什麽色迷迷的举动,他有如资深知识份子般向雅菲大谈自己的教学理念、香港教育方向等;李忠的看法与见解倒令
雅菲大感意外,她开始对这外貌不扬的老头有点儿另眼相看了。


随住舞池中响起音乐,李忠殷勤礼貌的邀请雅菲共舞,自她在八年前在KongUchristmasball里试过一次後就没
跳过了,其後虽和志强拍拖,但毫无情趣的他又甚会这情趣?所以李忠此举倒使雅菲受宠若惊;李忠比雅菲矮了少
许,雅菲只好让他搂着自己的腰,自己的手靠在李忠的肩上,两人就随着乐曲跳起Waltz ;雅菲身上散发出一股淡
淡的清香,上身的衣领开的很低,一道深深的乳沟显现出来,袖口一直开到腋下;跳舞时,因为抬起了手臂,雅菲
腋下的开口被两个丰满的乳房微微撑开了,李忠在微弱的舞灯下,隐约看见雅菲的乳房轮廓,离得如此的近,就在
眼前晃动,伸手可及,看得他心跳加速。随着舞步的起伏,李忠开始摩擦起雅菲的大腿,一次、两次……雅菲下身
的短裙很薄,很快就能感到李忠发热的下体在有意识的吃自己的豆腐,虽然二人已有了性关系,但雅菲心里还是紧
张得很,她觉得脸上发烧,可又不敢反抗,只好把身体的距离拉远点,尽量不让李忠沾自己的身子。李忠看到雅菲
反抗不明显,乳房不停在自己眼睛前晃动,胆子也大了,搂着她的腰部向自己身体内移近了点,故意把硬梆梆的东
西紧紧贴向雅菲的两腿中间,雅菲只好尽力避开,但挡开了李忠的上半身,却又挡不住李忠的下半身,狡猾的他乘
机把自己勃起的阳具死命地顶住雅菲软软的阴户,使得她实在有点惊惶失措了;李忠的头压了上来,脸到了雅菲的
乳房,雅菲的乳房被李忠的嘴压得变成扁扁的,软绵绵的感觉瞬间传来,她「噢」了一声…这时,音乐停了,李忠
松开雅菲了,让雅菲红着脸的离开了舞场。晚饭後,李忠便驾车送雅菲回家了;当车子到达沙田第一城住所时,李
忠问道:「菲,我这晚替你安排的节目满意吗?你开不开心了?」「还可以啦…」雅菲回答。「你等我一会。」说
着便走到车尾箱,拿了一扎很多很漂亮的红玫瑰来。「送给你的,希望你喜欢。」雅菲很是惊讶,她绝不想到李忠
会送花给自己,她伸手接过了,「校长,这漂亮得很呢!多谢你…」「菲,你是我所见最特别的女孩,我真的很喜
欢你,我对你是真心的。」李忠紧紧捉住了雅菲双手,一口便吻住了雅菲的嘴唇。雅菲立即推开了李忠,「你别这
样好不好,给…我老公…见到就不得了啦。」「校长,如果你不是这麽急色,倒也是个…是个不错的男人…」雅菲
羞涩地垂着头低声说。李忠诚恳地道:「菲,老实说我的确是为你肉体着迷…我跟你在一起时,我也感到自己年青
了许多。」「知道啦知道啦,我真的要回去了,明天在你office见吧。」雅菲说着便急急转身回家了。回到家里只
见丈夫坐在客厅看电视,他问起雅菲手上的那扎红玫瑰,雅菲便说是学生送的,志强倒也没有怀疑。第二天下课後,
雅菲整了整衣服,将秀发夹起了,更是显得成熟妩媚;但想起李忠的老年的体味,便洒了点香水。她知道,五分钟
後,一场肉体大战即将就在李忠的办公室里面展开。雅菲刚走进门,李忠已经迎了上来,将雅菲紧紧搂在怀里,她
还是觉得有点尴尬,莫名其妙地问李忠:「你…吃了饭没有?」李忠的手毫不客气地从雅菲上衣开领处伸了进去,
一伸进胸脯处立即摸到了雅菲丰满的乳房,边揉着边调笑着「等着吃你呢!来吧,让我吃你。」李忠将雅菲的裙子
拉到腰部,两根又白又嫩的大腿、肥白的屁股都露了出来,每一部分都是那麽完美、那麽诱人;李忠只觉全身血液
狂奔,心直往胸口跳,阳具在不停地抖动,把她身体一压,就要往里冲去。李忠的手乘机伸到了雅菲的胸前,肆意
抚摩着软绵绵的乳房,满脸淫笑:「几天没摸了,又大了吧!你老公摸过了没?」雅菲假装生气,向着几乎可以做
自己父亲的李忠撒娇说:「哪里啊,现在是属於你的专利,我老公都没份了。」李忠被说得慾火更盛,顺势让雅菲
抬起屁股坐到了办公桌上,雅菲抬起一条穿着肉色丝袜的腿,在李忠正硬起来的阴茎上摩擦着。「我天天都想你呀
……」李忠的手一边顺着滑滑的大腿摸到了雅菲柔软湿润的下身,隔着柔软的丝袜用手指把内裤弄到了一边,用手
指顶着柔软的丝袜抠弄着湿润的阴唇;雅菲口里轻声呻吟着,一张俏脸不知不觉地贴在了李忠橘子皮一样的脸上,
一股股热气透过红唇传到李忠脸上,有如春天的暖风吹拂着脸面,暖洋洋,爽畅无比。李忠的手大力抚摸着雅菲丰
满的乳房,乳蒂上传来的一波波酸麻的感觉不断刺激着,炙热的男根不时碰触到着雅菲粉嫩的腿股之间,使得她断
断续续的呻吟。李忠撩起了雅菲的裙子,露出圆滚滚的屁股,湿漉漉的阴部将那里润湿了一个不规则的圆圈。雅菲
虽然不是第一次和李忠上床,但她并不是非常淫荡的女人,用这样的姿势在男人的面前,心里还是有些羞辱的感觉,
想转过身来,可是李忠一下便把她的内裤拉到了脚跟,粗壮硕长的阳具对准了睽违已久的阴户,雅菲轻呼了一口气,
把屁股翘了翘。硬挺挺的阳具一下子便插进了雅菲令人销魂阴道内,她的下体已是淫液四溢,软软的暖暖的肉壁贴
了过来,把入侵的阳具包得紧紧的。


李忠觉得舒服无比,立即大抽大送起来,速度越来约快,松垮的身体开始摇晃,从後面拍打着雅菲诱人的下体
;李忠看着雅菲美艳的样子,一种从未有过的爽快感觉油然而生,把雅菲双腿提起来尽量分开,屁股急急挺动,让
阳具一下下直插到底,每一下都插到阴襄顶着阴道口为止,雅菲下身承受着猛烈抽插,强烈的刺激让令她不停的轻
吸着气,发出「嘶嘶」的声音,肉滚滚的屁股更是不停的颤抖,脚尖已经几乎就要离地了。半小时後,雅菲的阴道
又一次开始紧缩,用力地吸缀李忠的阳具。那粗壮的家伙在不知不觉中又涨大了几分,涨得难受,他的兴奋已积累
到顶点了,便用尽全身的力量抽插着雅菲娇嫩的肉洞…「啊…噢!」李忠再也忍不住的喷射出滚烫的精液,浓浓的
阳精全部灌进已为人妻的雅菲熟透花心里;雅菲的下体却还在强烈地、有韵律地收缩,有如搾汁机般,用力的挤出
李忠的每一滴精液;他双手摸着饱满的乳房,雅菲呻吟着,白嫩的大屁股还在不停地扭动,娇嫩的下体继续包含着
李忠的阳具,将剩余的精液吸挤到她的阴道内。高潮过後,两人在上水一家小餐厅吃了点东西,有说有笑的,他们
谈了好半天,李忠便送雅菲回家去了。李忠的车停在雅菲住所附近停车场阴暗处,他的手又摸进了雅菲的下体,弄
得她阴道里的全是体液;雅菲躺在可以做自己父亲的校长怀里,任由李忠粗燥的手抚摩自己年轻饱满的身体的每一
个部分,二人享受着偷情的刺激,直到雅菲知道丈夫快要回家了,才依依不舍地离去。以後,只要雅菲有空,两人
便照常偷欢,地点一时在学校,一时在李忠家里,有时更大胆的衬着雅菲丈夫不在时在家鬼混;一对老男怨女,尝
试着各种不同的性爱感受,耍弄各种不同难度的招式,李忠做爱的技巧本来就成熟,加上一番调教,两人的合作越
来越有默契,雅菲彻底放下了道德枷锁,将诱人的身体,交给李忠;沉浸在肉慾的汪洋里,日渐无法自拔。一个是
年过五十慾望非常的老男人,一个是正值狼虎之年极需慰藉的少妇,两人赤裸裸的躯体不断接触,不停地摩擦,没
有一刻是分间的,身外的事物彷佛都已毫不重要,什麽道德、伦理、廉耻统统抛诸脑後,天地间只剩下赤裸裸的性
爱。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