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谐社会结奇缘

.
2000年,当时我还是某部队的少校军官,因为与妻子离婚,房子分给了妻子,所以只好在这座城市租了套一居
室的房子暂住,房东就住在我对门,是套三居室的住房,共住着老少三代四口人,老太太叫牛慧珍,是实验小学的
老师,那年55岁,虽然已是徐娘半老的女人,依然还是那样风韵犹存。丰满的体态、白皙的肤色、俊俏的脸颊,无
不令人倾心,尤其那肥大浑圆的玉臀,以及那胸前高耸丰满的乳房,更随时都要将上衣撑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
不禁产生冲动,渴望捏它一把!老伴已经去世四年多了。和她同住的是小儿子王军一家三口,她的另外两个儿子和
两个女儿也都各自成家。这一家人都很和善,尤其是我搬过来以后,对我就像一家人一样。从此以后,我和这家的
三代女人陆续结下了不解之缘。


(一)舞厅之约


首先和我有染的是老太太的小儿媳,名叫李明霞,当年25岁,是一位如花似玉的青春少妇。她长着一张鹅蛋脸,
乌黑修长的月牙弯眉,眼睫毛长长的且向上卷曲,一双水汪汪、乌溜溜的眼眸忽闪忽闪的,总是饱含着挑逗与温情,
双唇薄薄的、红艳艳的,菱角分明而性感。别看她已是一个孩子的妈妈,身材却保养得犹如时装模特一般出奇的好。
身高一米七一的她,腰肢细细如柳,小腹甚为平坦,臀部高翘圆滑,两条玉腿白皙、颀长、匀称。而她的乳房是最
值得夸耀的,饱满、丰腴、坚挺、性感。我比她大6 岁,她在一家棉纺厂工作。她男人就是王军,在某矿业公司工
作。


我住的楼房西侧,隔一栋楼,过马路以后,有一个俱乐部礼堂,因为不再用于放电影和演节目,便承包给一个
职工开了舞厅和饭店,开业那天晚上,舞厅免费开放。我正在外面闲溜达,身后传来了喊我的声音:「老苏,咱们
也到舞厅去看看吧,挺热闹的。」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李明霞,她一般情况下都喊我老苏。她身边领着她2 岁多的女儿叫王欣莲。


我停住了脚步,她赶上来以后,我才回答说:「我又不会跳,也只能看看热闹,反正也没什么事,就跟你一起
去看看。」


我当时还穿着军装,在人们的眼里依然还是被羡慕的魁梧军官。我和明霞走进舞厅以后,许多人都走过来和明
霞打招呼。我找了个座位就坐下了,明霞带着孩子也没法跳舞,便坐在了紧挨着我的座位上。


看着人们都到舞池内跳舞去了,明霞对我说:「现在人们的思想意识还是开放多了,你看这一对一对的都不是
夫妻,可搂抱着也很随便。我要是没有孩子累着,我比她们还开放。」


我毫无意识地随便问道:「那你还能开放到什么程度,难道还能跟舞伴做出格的事啊,王军要是知道了,还不
把你揍扁啦。」


「我才不怕他呢,他们家老的少的没有什么好东西,我真想找个相好的,就是没有看上眼的。」她这么说着,
便把手放在了我的腿上。因为舞厅里灯光很暗,没有人能够看到。


我当时没有往别处去想,只是以为她在家里受了气,出来找人发泄一下,所以就答应她说:「我比你岁数大,
你就是小妹妹,以后你有什么事,就和大哥说,我能办到的一定帮忙。」


这时她又轻轻的捏了一下我的大腿,然后说:「那你就是答应和我好了,我可是真的想给你当个亲妹妹,哪天
有机会我得和你好好亲热亲热,你可不能反悔呀!」


这时,她凑近我的耳朵说:「我要给你当个真正的好妹妹。明天上午,我不上班,我去你们家里跟你说。现在
咱们回去吧!。」


明霞说完就拉着我的手往外走,在漆黑的过道处,她看看四周没人便用一只手搂住我的脖子,然后在我的脸上
亲了一口,把我弄的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她又往我的下阴处摸了一下。然后说:「这回
清楚我的意思了吧!我要和你干那事,实实在在的相好。」说着她又把我的手放在了她的下阴处。


现在我才完全清楚了她的用意,既然送上门的骚货,不肏白不肏,我也就顺坡下驴地在她的下阴处摸了一下,
算是给她的回答。


我们走出舞厅以后,回到家门口的楼道处,明霞趁着楼道灯没开的黑暗,又搂抱了我一下,同时小声地说:「
明天上午别出门,一定在家等着我。另外,你把门锁打开着,省得我叫门招惹人注意。」


第二天早晨,吃过早点以后,大约9点多钟,明霞悄悄的走了进来。我听到脚步声以后也从卧室走了出来。明
霞说:「看来今天咱们恐怕玩不成,孩子他奶奶串门去了,没人带孩子,一会儿欣莲肯定会找我。不过我也的和你
开个头,你就先摸摸我的屄吧,等有机会再让你肏. 」


说着,她就解开了裤带,让我把手伸进了她的内裤里面。我摸了摸她的整个屄,然后把中指抠进了她的阴道。
凭我的感觉,她的屄毛不算太多,屄帮子很丰满,阴道比较紧小,不是那种特别宽松的大屄。


我一边抠摸着一边说:「咱们可得千万注意,不能让任何人发觉。另外,你已经跟我好上了,就不能再和你你
婆婆闹意见,对王军也得好一些,以免引起她们娘俩的怀疑。不然的话,咱们俩就没法再好下去。」


明霞说:「只要你跟我好下去,我就尽量听你的,争取不让她们猜疑。可是那老屄总是看我不顺眼,我想跟处
好关系都办不到。」


我说:「我再劝劝老太太,让她也对你好些,你们两好变一好就和睦了。我看老太太挺喜欢我,估计我说的话
她会听的。」


明霞这时被我抠摸的有些喘粗气了,她的屄里面也明显有些水汪汪的了。她接过我的话茬说:「那老屄说不定
是看上你了,别人不知道我还不了解她,都5 0多岁了,还浪着呢!她是白虎,屄上一根毛都没有,你要是喜欢,
说不定她还想让你肏她呢!」


我说:「看看,你又来了,一提到老太太你就气不打一处来,那怎么能行,要尽力往好相处,慢慢的隔阂就消
除了。」


明霞说:「算了,不说她了,我的屄让你抠的真想马上让你肏,就怕孩子找我露了馅,咱们还是先忍一忍吧,
明天晚上我上夜班12点下班,我提前一个小时回来,你别锁门等着我,让你一次肏个够。


她的话还没说完,对门屋里就传来了她女儿的哭声,我赶紧从她的屄里抽出了手,她也很快系上了裤带,然后
亲了我一下就回她们家去了。


(二)深夜交合


幸福的等待总觉得时间漫长。那天晚饭以后,我像盼星星盼月亮似的,一会儿一看表,好不容易熬到了11 点
钟。听到外面有自行车的声响以后,我知道是明霞回来了,便打开了房门。她把自行车放在楼道里面,示意我不要
说话,然后悄悄的走进了我家。


把房门锁上以后,明霞搂抱着我说:「你可把我想死了,今天可得让我好好享受一下,尝尝你鸡巴的滋味呢!。」


我一边抚摸她的乳房一边说:「我又何尝不想呢,你的屄让我抠摸了,可我还没看到你屄的模样呢!」


「一会儿让你好好看看,女人的屄还能有多大区别,除了毛多毛少以外,都差不多。我们家那个老屄倒是好看,
一根毛都没有,你愿意看吗!我倒真希望你看看她的屄。另外她那两个大乳房也是少有的,简直就是两个大木瓜。」
明霞一边抚摸着我一边说。


我说:「只要你喜欢,将来她真的让我看,我还真想看看。」


明霞说:「你就感觉不到,她对你显得特别亲热,看你的眼神都不正常。我敢断定,你只要稍有表示,她不仅
会让你看,而且准让你肏. 她对我总是看不顺眼,就是因为我生了欣莲以后,老头子就死了,她说是我妨的,我不
是属羊吗,从那以后她就一直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还不是没了老头子,浪屄没人肏了,便在我身上撒气。你要是
真的把她肏了,说不定她还会对我好些。」


我说:「要真是你说的这样,也可能是她过于寂寞,所以心理有些不正常。不过,她那么大岁数了,哪能还想
这种事呢!」


明霞说:「怎么不想,有一次她在厕所里面洗澡的时候,她自己还抠摸她那老屄呢,当时我想解手拉开门的时
候正好看到,她还装模作样的像是洗屁股,实际上她是在抠摸着屄。不信,你就找机会试探一下,你只要稍有表示
她肯定让你肏她的屄。」


我和明霞一边说着话一边走进了屋里,就在北屋的床上,我们俩脱去了衣服。这时,我说道:「也许你说的有
道理,我找个合适的机会试探一下,如果可能我就肏肏她的老屄。」


明霞说:「那感情好,她那一身肥肉,你爬上去肏着肯定很舒服,她的屄还挺水灵呢,又是没毛的白虎,倒是
挺好看,比我的可能也不差。咳!咱们不说她了,你还是看看我的屄吧。咱们得加紧肏,完事以后我好回去,王军
事多着呢,一会儿看我该回来了却没进家,肯定出来找我。」


于是她仰躺在床上并把两腿分开,完整的露出了她的浪屄。我在趴上去之前专门看了一下,和我抠摸时的感觉
差不多。她的屄毛很黑,不那么浓密,范围基本上是个倒三角形,应该说是标准的屄毛类型。她的两片屄帮子,也
就是大阴唇,比较丰满肥厚,呈暗褐色。拨开大阴唇以后,可以清晰地看到阴蒂头,大小如玉米粒。她的小阴唇鲜
红光泽,紧贴在大阴唇里面,略微凸显一些唇肉,阴道口比较紧小,伸缩性比较大。应该说也算是比较好看的屄。


「怎么样?我的屄比你原来那口子的好不好看。」明霞说。


我说:「差不多,就是她的屄毛太多了,连屄帮子上都有。如果从外表看还是你的屄好看。」


她说:「既然你说好看,那就快点肏吧!我的屄里面都痒痒了。」


于是我趴到了她身上,把鸡巴肏进了她的屄里,我感到她的屄不紧不松,我肏着正合适。


明霞哼了一声说:「你的鸡巴比我家王军的大多了,把我的屄撑的满满的,真希望你的大鸡巴能天天插我的屄」


我一边在她的屄里面抽插着鸡巴一边说:「你可真有心计。我就那么值得你追求,你就知道我会同意吗?要是
我不同意,你可就难堪了。」


「我就知道你会同意的,哪有送上门的肥肉还不吃的道理。我是看着你人好,又不图你什么,而且还在对门住
着,来往方便,一起偷着乐呵的机会多,所以才想办法和你靠上。难道你不喜欢我呀!」明霞用手轻轻拍打了一下
我的屁股。


我说:「哪能不喜欢呢,要是不喜欢能答应你吗,能现在肏你的屄吗。不过当时我考虑了挺多,对门住着,觉
得对不起王军兄弟,哪有当大哥的占有兄弟媳妇的。」


明霞说:「那有什么,人家亲哥俩还有只娶一个媳妇的呢!何况我们女人的屄还不就是那么一块肉,谁肏还不
一样,你是他大哥,又那么亲近,他也理所当然应该把媳妇让你肏. 这样才更亲近嘛!」说完她笑了笑,屄里面还
用力夹了夹我的鸡巴。


然后她没等我开口又继续说:「怎么样,你肏我的屄,舒服不舒服,和你那口子相比,我们俩的屄哪个更好肏
. 」


我在她的屄里面猛烈抽插了几下鸡巴,然后说:「当然是你的屄好肏了,我那口子的屄都已经让我肏腻了。家
花不如野花香嘛!」


「那咱们以后就多找机会,我还真想总让你肏呢!只是像今天这样的机会太少了,白天的机会多,可又没法安
静下来肏屄。」明霞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说:「既然已经相好了,就不在乎能不能天天在一起肏屄了,只要咱们心里相通,总会有机会肏屄的。」


这时她说:「我快好受了,你有没有射精的感觉,咱们俩最好一块高潮了,我的屄里面越来越舒坦了,真好受,
没想到你肏屄的劲头还不小。我原来还担心你不行呢!」


我一边加紧抽插鸡巴一边说:「我人虽然长得瘦,但我的鸡巴并不瘦。现在我可能要射了,能射在你的屄里面
吗?」


她回答说:「你就往里面射吧,我戴着环呢,就是没戴环我也让你往里面射,我喜欢你们往屄里面射精的那种
舒坦劲。要是真能怀上你的孩子,就算王军的,反正他前天回来的时候肏了我一次。」


说完她就不言语了,她的屄里面明显有了收缩感觉,她是在默默的享受那种高潮的舒坦劲。我这时也像有一股
电流冲向鸡巴,很快开始了射精。我把那些浓浓的精液都射进了她的屄里。


我们俩都舒坦以后,我从她的身上翻滚到她身边躺在了一起,然后就给她抚摸乳房并抠摸着屄。她也抚摸着我
的胸口和鸡巴。


过了一会儿,她说:「我得赶快穿衣服回去了,刚才我好像听到我们家门响了一下,估计是王军出来找我了,
说完她就下床跑了出去。


(三)再肏明霞


隔了一段时间以后,我到对门去串门,当时只有明霞在屋里。


她问我:「怎么样?这几天有没有想和我肏屄。」


我说:「这阵子我天天想和你肏屄,你摸摸,现在鸡巴已经硬邦了。」


明霞隔着裤子摸了摸我的鸡巴,然后说:「确实挺硬的,要是现在能干该多好啊!只可惜一会儿老屄就回来,
她到公交车站点去看欣莲她大姑来了没有。今天咱们是没机会了。」


我说:「反正在对门住着,机会总是有的。大姐不是刚走几天吗,怎么今天又来了?」


明霞说:「她上欣莲她老姑那去了,说不定她们姐俩一起来。我不知道你看出来了没有,我这两个大姑姐,都
挺喜欢你的,她们看你的时候眼神都色迷迷的,你要是愿意,恐怕她们都会跟你有一腿。」


我说:「你又胡说八道了,大姐和老妹子对我热情一些,那是婶的影响,婶不拿我当外人,她们姐俩自然也就
跟我很随便了,绝对不可能是为了和我有那种关系。」


明霞说:「你不信就走着瞧,我敢断定她俩对你都有那个心思。不过她们不像我能直截了当的向你表白,你要
是喜欢她俩,可以试探一下,保证一拍即合。我们女人的心思,你们男人不容易看出来,我可是一看一个准。包括
那个老屄,对你那么亲热,恐怕也目的。」


我把她搂在怀里以后说:「快别胡扯了,我已经和你好上了,还要那么多干什么。她们要是真的和我好上,你
还不吃醋哇!」


明霞说:「我才不那么小气呢,只要你心里有我,就是有再多的女人跟你,我也高兴。我倒是愿意你和那姐俩
包括那个老屄好上,说不定你和她们好上以后,我就少受窝囊气了。」


我说:「你还真有算计,想让我栓住她们呀!就是我不和她们有这种事,我也能想法调解你们的矛盾,这段时
间婶对你不是挺好吗。」我一边说一边把手伸进了她的内衣,开始抚摸她的乳房。


明霞说:「摸两下就算了,一会儿让她们撞上就麻烦了。这段时间老屄对我还算凑合,不过,她也是怕我说出
去她的丑事。」


我一边摸着她的乳房一边问:「她能有什么丑事,你就别糟蹋老太太了,你们婆媳关系刚有好转,你可别节外
生枝。」


明霞说:「我这不是只跟你说了嘛,怎么可能到外面去说呢!我是让你知道老屄还在发春呢,巴不得有男人肏
她!她对你那么好,恐怕也是想让你给她的骚屄解痒痒呢!」


我听了听门外有没有动静,然后说:「咱们快别胡扯这些事了,干点正经事吧。」


我的手把明霞的裙子向上撩了起来,手伸到了明霞腿中间揉搓着她敏感娇嫩的阴部。李明霞裹着丝袜的双腿在
地上微微的抖着,回身双手搂着我的脖子,两人的嘴唇又吻在了一起。


我已经把李明霞的裙子撩到了腰上,李明霞裹在透明的玻璃丝袜里的圆滚滚的屁股都在我的手下颤抖着,我的
手已经伸到了裤袜的腰上要向下拉,「丁玲玲」石英钟响了,李明霞推开了我,「不行了,你快走吧,老屄就快回
来了,改天你再来。」


我的手已经在李明霞的两腿间伸进裤袜摸到了柔软湿润的阴部,手指在李明霞娇嫩的肉缝中抚摸着,李明霞的
浑身已经软软的了,手无力的推着我的手,「别摸了,再摸就受不了了……」


「来吧,我快点,十五分钟就够了,来一下吧。」我把李明霞的手拉到了自己的下身,「你看,都硬成这样了。」


李明霞的手抚摸着我粗硬的阴茎,眼睛里的春意都快成了一汪水了,红润红润的嘴唇娇艳欲滴,拉着我的手按
在了自己丰满的乳房上。我顺势就把李明霞脸朝下压在了书桌上,把李明霞的裙子撩到了腰上,手抓着李明霞的裤
袜和内裤一起拉了下来。


李明霞雪白的两瓣屁股用力的向上翘着,中间肥厚的两片阴唇,粉红的一点正在流出有些混浊的淫水。我一只
手解开裤腰带,另一只手在李明霞柔软的阴毛和阴唇上抚摸着。


我的阴茎已经硬得象一根铁棒了,我双手把住明霞的腰,阴茎顶在李明霞湿润的阴唇中间,向前一顶,「唧…
…」的一声,李明霞浑身一颤,「啊呀……」的叫了一声,上身整个软软的趴在了桌子上,随着我的大力抽插在桌
上晃动,娇喘连连。


由于裤袜和内裤挂在腿上,李明霞的两腿没办法叉得开,下身更是夹得紧紧的,抽插之间强烈的刺激让明霞不
停的娇叫呻吟。又不敢大声,紧皱着眉头,半张着嘴,不停的扭动着圆滚滚的屁股。


我因为时间的缘故,干得很猛。干了几下,李明霞把脚上的高跟鞋踢了下去,双脚站在地上,翘着脚尖,以便
站得稳当些。


随着我快速的抽送,两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直响,连在一起的地方更是传出湿漉漉的水声,李明霞下身的淫
水随着抽送,顺着白嫩的大腿淌出了好几条水溜。


「啊……啊……」伴随着李明霞销魂蚀骨的呻吟,我在一阵快速的抽送之后,把阴茎紧紧的顶在李明霞的身体
深处,开始射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李明霞的头向后用力的抬起,脚尖几乎已经离开了地面,感受着我的精液冲进
了自己身体的最深处。


「噗…」的一声,我拔出了湿漉漉的阴茎,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随着李明霞下身的抽搐流了出来,顺着黑色的阴
毛缓缓的流着。我用身边一个毛巾擦了擦,提上了裤子,李明霞还软软的趴在桌子上,裤袜和一条白色的高腰内裤
挂在腿弯,娇嫩的阴部弄得一塌糊涂,白嫩的屁股上都是一片水渍。「快起来吧,我得走了。」


李明霞费力的站起来,穿上鞋,软绵绵的靠在桌子上,上衣的扣子敞开着,胸罩推在乳房上边,白嫩的乳房,
粉红的乳头若隐若现,裙子落了下来,可裤袜和内裤还乱糟糟的挂在腿弯,束起的长发也已经披散开了,双眼迷离,
脸色绯红,更添了几分淫靡的气息。


「你不等她们了,这段时间她们来的次数比过去多了,恐怕不单纯是为了看那老屄,弄不好也是奔你来的,你
应该多和她们聊聊,我还真盼着你们尽快好上。」李明霞一边说一边拉起裙子,找了卷卫生纸擦了擦湿乎乎的下身。


我说:「不听你胡扯了,我出去看看。等哪天有机会我再跟你分辨。」我说完就走出了她们家。


(四)黄片诱惑


我出来以后就去找人玩牌了。我不是不想见那姐俩,而是明霞刚才的话让我有些猜不透,担心明霞使出什么歪
点子。


说老实话,我也看出了那姐俩对我可能有那种意思、特别是大姐对我更有些明显的表示。


我家里没有亲姐妹,所以我把她们姐俩一直当成我的亲姐妹看待。我总觉得有亲姐妹的疼爱肯定会更幸福快乐。
但是,我能从内心认定的亲姐妹,她们还是第一次。过去也有许多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女人,想和我认作姐弟或兄妹
关系,可我总觉得她们不像我的亲姐妹,所以都婉言拒绝了。


自从我和这姐妹俩相识以后,我就觉得她们是我寻找多年的亲姐妹。这种感觉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
明霞的话倒使我有些突然醒悟,可能是我从心里已经爱恋上了这姐妹俩,而且她们姐俩对我的一切举动也绝对不是
一般邻居的热情。


她们和我坐在一起的时候,眼神总是对我含情脉脉,似乎要向我表白什么。我也不知怎么回事,看到她们就象
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总想多看她们几眼,甚至想和她们单独在一起。


她们当着其他人的面,就敢直言不讳地说特别喜欢我。大姐说我特别招人喜欢,甚至说要是回到年轻的时候,
她一定会嫁给我。有一次我在她母亲家里喝过酒以后,她让我坐在了她的身边,当着姐夫的面,对大家说:「我就
喜欢大伟,要是回到年轻的时候,说不定我还会把他当成偶像追呢!」她说着还用一种特殊的眼神瞟了我一眼。


老妹子有时说的更直接。有一次,大家开玩笑,说到好男人就是招女人喜欢时,我说那是指年轻的男子汉,像
我这样的就是再有喜欢的女人也一切都晚了。当时老妹子就说,一点也不晚,只要是女人喜欢的男人,她就不在乎
那男人结婚了没有。然后还向我特别挤弄了一下眼睛。


尤其是她们姐俩都分别和我说过,要和我一起出去玩玩。老妹子还多次邀请我去跳舞。大姐还在说话的时候曾
经从侧面搂过我,而且已经多次让我给她找黄色录像片,一个女人让男人给找那种东西看,恐怕也是有所用心的。
按照明霞的说法,这些可能都是她们的明显暗示,可我却一直没有细想过。


现在看来,明霞说的的确是事实,至于老太太我也感觉出了她对我的特别亲近,但我始终把她当成亲妈一样敬
重。究竟老太太有没有那种意思,我确实看不出来。当然,老年人也有性欲,她如果真有那种需要,我可能还真的
满足她呢。


当年5 月15日大姐和我的关系终于开始了。大姐叫王敏华,在市政府档案局工作,个子不是很高,说起来算
不上很漂亮,虽然已经年近40,可是曾经练过瑜伽,仍旧保持着良好的身材,大腿还是很丰满,臀部也还很翘,
乳房还是高耸,小腹也没什么赘肉。虽然年龄上有点大,但成熟女人的魅力却在无意间表露无疑。


那天大姐来娘家,下午她说想看看我的电脑,便来到了我家。一身休闲装把她的打扮得分外妩媚性感。丰满成
熟的风韵从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散发出来,雪白圆润的大腿从裙子下面暴露出来,闪耀着迷人的白光。外衣扣没有
扣,里面是一件紧身的粉弹力衫,显得两个乳房很大。


开始,大姐只是让我教她怎么打字。我让她看了使用拼音输入法的打字方法。她还专门让我打上了她的名字:
王敏华。然后我又让她看了看上网的浏览方法。


过了一会儿,大姐问我:「你的电脑里面有没有那种黄片,我还是想看那些东西,越看越过瘾。姐姐在家里太
寂寞,总是想看那些带刺激的片子。」


我点点头说:「有那些片,你要是想看,可以随便看。」


「那就好,我就是想看那种男人和女人玩的片子。」大姐有些神秘地瞟了我一眼说。


「姐,还是让你先看看那种照片吧!」我说着便运行了从网上下载回来的色情照片,采用幻灯自动播放的方式,
一张张裸露的女人阴户和性交照片,呈现在了大姐的面前。


开始,大姐只是默默地仔细欣赏着不同肤色、不同国家的各式各样的女人阴户,而且总是看一下照片再看看我。
过了一会儿姐姐就小声地发出了各种感慨。


「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女人的这玩意儿也是各式各样。我还以为只要是女人,那玩意儿都会一样。今天
算是开了眼界。真有意思!」


「这个女人的那里也太大了,能伸进个拳头。」


「这是上年岁的女人,怎么也让拍那里的照片。看来,女人上了年纪,那里也显不出有多老,跟年轻人的差不
多。」


「哎哟!怎么把小孩的也照上了。真缺德!外国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这个挺好看,没多少毛。」


「这个一点毛也没有,纯种的白虎。可是没毛也不那么好看。关键还得看那里长的是不是漂亮。」


当大姐看到那些性交的照片时,更有了兴致。


「外国男人的那个真大,也只能和那些外国女人办事,恐怕一般的女人都受不了。」


「哎呀!真恶心。怎么能用嘴添女人的那里。」


「这个怎么放着正经的地方不用,偏偏用嘴唆拉男人的那个。」


「男女之间办事的姿势真多,啥位置都可以干。」


「哎哟!怎么干后边,真恶心!」


看到这里,大姐说:「咱们不看这些照片了,还是看看录像吧!我想,肯定比这些不动的照片更好看。」


于是,我又找出了一张VCD光碟,就用电脑的光驱开始播放。大姐一边看着一边和我拉开了知心话。


「大伟,姐姐过去一直很封建,干这种事也只是应付一下。我就不知道女人被干的这么舒服。你看录像里面的
女人怎么那么舒服,浑身都颤抖起来了,还舒服的一直叫唤。我就没有这样的感受。」


「姐,女人被干得达到高潮时,确实会有很多反应。你和姐夫结婚这么多年,难道就一直没有过特别舒服的感
觉?」


「没有象录像里的这种感觉,你姐夫总是射完了就睡觉。我有时还想干,可他已经睡着了。」


「两个人干的时候,应该都得到满足才对。实际上多数女人在男人射了以后都不能达到高潮,这时男人应该继
续给抠摸,也能让女人达到高潮。」


「可是,我觉得张不开嘴让他再摸,越是老夫老妻越感到没法说,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那可真是太可惜了,这么多年,你真是白当了女人。你这么漂亮,应该在干这事的时候更舒服。」


「那有什么办法呢!我又不是那种会找朋友的女人。人家有的女人能交上几个朋友,我一个朋友也没找过。」


这个时候,我已经看透了大姐的心思。我知道她这么说,是为了让我成为她的朋友。所以,我那种喜欢大姐的
感觉立刻得到了升华。我大胆地和姐姐说:「姐,你要是喜欢我这个弟弟,以后我就给你当朋友。我一定让姐姐真
正体会到做女人的感觉。」


大姐含情脉脉地看了看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只要弟弟看得起姐姐,我当然愿意和弟弟交朋友了。」


我高兴的真有些不知所措了。我多么想现在就和姐姐发生关系,可是大姐担心母亲来找她。所以,我只好向她
提出了摸一摸她的要求。


大姐临出门的时候,悄悄地和我说:「弟,等我下次再来的时候,姐姐让你摸个够。」然后让我给她又拿了两
盘黄色录像片,便回到了她母亲那里,很快就赶公共汽车回家去了。


大姐走了以后,我才感到十分的后悔。大姐从开始走进我家,就一直在用各种的语言给我暗示。我怎么就没有
能够理解到呢!长期做文秘工作,脑筋也够灵活的。怎么关键的时候倒掉了链子。


如果我早些领悟到大姐的心意,不要说摸摸大姐,就是发生关系也来得及。我怎么就这么笨呢!


自从大姐走了以后,我简直就是度日如年,一直期盼着大姐的再次到来,一直想着怎样和大姐欢愉。


我失眠了。只要躺在床上,脑海里就会浮现出大姐的身影,幻想和猜测着大姐裸露的身子和她的阴部。即便睡
下以后,我不知做了多少梦,总是梦见和大姐在一起,梦见和大姐亲吻拥抱;梦见和大姐赤裸裸的搂抱着躺在床上
;梦见大姐让我抚摸和吸吮她的乳房;梦见大姐让我看她裸露的下身,梦见和大姐肏屄……我知道大姐不会让我等
多长时间,她的心情恐怕比我还迫切。那天大姐的言语和表情都显得那么急切,只是我领悟的太迟了一些。


我猜想着,大姐绝对不会为她的承诺而后悔,眼下只是没有机会罢了。因为大姐最后这次来的时候,我和大姐
坐了很长时间,大姐的眼神,以及她故意当着其他人的面,自己隔着衣服摸乳房,明显都是给我看的。还有她在楼
道里低声的问我家里有没有人,都说明大姐并没有改变初衷。她确实把我认做了朋友,只是没有机会罢了。


(五)姐弟合欢


6 月12日,是我永远难以忘记的日子。因为那天大姐把身子完全地交给了我。我和明霞的第一次,就没有记
住准确的日期,成为了遗憾。可从大姐以后我则把主要经过写下了日记。


那一天,大姐是中午到的。当时她母亲也正好请我吃饭。大姐来了以后,她母亲便让她陪我喝酒。大姐显得特
别高兴,她也和我一样喝的白酒,而我自然更高兴了。酒席上只有大姐和她母亲我们三个人。大姐作为我的心上人
陪我喝酒,一起交杯对盏,更增添了美妙的情趣。我喝了不少酒,大姐也喝了挺多。


从大姐高兴的表情,我看出了大姐的心思。她确实已经把我当成了他的性爱朋友,她那天表白的一切都没有改
变。尤其是大姐从我身边过的时候,她还故意用乳房摩擦一下我的身体。这使我感到今天完全能够圆满我们姐弟俩
的心愿了。


酒席间,婶谈到了算卦的事,我说在电脑里也能算卦,大姐趁机说等吃完饭就看看电脑里的算卦。就这样大姐
又找到了单独和我在一起的机会。


大姐进了我家以后,我就打开了电脑。大姐说:「算啥卦呀,我不过是找个借口,咱俩好亲近亲近。你电脑里
不是有那些黄色照片吗,咱们先看看那些照片,一会儿咱们就干真的。」


于是,我用幻灯的方式自动播放着那些照片。播放开始以后,大姐就让我紧挨她坐在了身边。这一次,我可不
耽误时间了,马上把大姐搂在了怀里,隔着衣服摸她的乳房,然后就把手伸了进去。


当我把手伸进她的三角裤摸她的阴部时,大姐也变得主动了。她先把腿打开了一些,让我的手指能够抠进她的
屄里。我顺着她的屄缝,抚摸她的阴蒂,然后就把手指抠进她的阴道里面来回抽插。


「大伟,你说大姐的那里叫啥?」大姐轻声地问道。


我回答是阴户,大姐说不对,我又回答说是屄,大姐高兴地笑了。然后大姐又问我:「你摸的尿道上边那里叫
什么?」我按住了她的阴蒂,反问道:「是这里吗?」大姐点点头,我回答说是阴蒂。大姐又笑了笑说:「大伟,
你懂的真多。我自己长着却不知道它叫什么。过去我一直认为是屄心。」


我笑了笑说:「这哪是屄心,真正的屄心应该是阴道,那才是屄的中心。」


大姐又说:「你使劲往里面抠抠,我戴着节育环呢!你能摸到吗?」


我说:「节育环在子宫里面,用手指没法摸到,只能摸到子宫口。」我一边说一边往她的屄里面深抠了进去,
但是大姐的阴道比较深,也没能摸到子宫口。


大姐又问我:「屄里面的水多吗?我总认为我的屄已经不好用了。」


我告诉大姐,她屄里面的水很多,和年轻人的一样,绝对还好用。


这时大姐往后一仰便躺到了床上,并把三角裤脱下了一条腿。她的屄已经完全裸露了出来。然后她让我压在她
的身上,嘴对嘴地亲吻起来。我的手依然在抠摸着她的屄。


我们亲吻了一会儿,我又斜着身子半躺半坐起来对大姐说:「姐,我得好好看看你的屄。我这么摸着就感到你
的屄肯定特别好看。」


「你看吧!我也不知道它好看不好看。你感觉我的屄还紧不紧?」大姐说着故意使劲用屄夹了一下我的手指。


「姐,你的屄还特别紧,恐怕比有些年轻姑娘的屄还要紧。」我一边回答着大姐的话,一边仔细欣赏着她的屄。


大姐的屄确实很好看,她的屄毛较为稀疏和柔软,而且均匀地分布在小腹下边,阴唇上没有明显的屄毛;她的
两片大阴唇肥厚而丰满,完整地包裹着阴蒂、尿道和小阴唇,看上去只有一条稍微凹进去一点的缝隙,就象少女的
屄一样,我抠摸了那么长时间,她的大阴唇也没有自然张开;扒开两片大阴唇,才能看到她的阴蒂、尿道口、小阴
唇和阴道口;她的小阴唇紧贴大阴唇壁,没有明显的突出和伸长,而且随着大阴唇的打开而自然打开;她的阴道口
也明显紧小,我把手指拔出来以后,阴道口便自然封闭了。


「大伟,大姐的屄好看吗?」大姐问道。


我回答说:「好看,比电脑里的那些屄都好看。我真想吃一下。」


「在澡堂子里洗澡的时候,我看过别的女人的屄,确实有许多不一样的。尤其是有的屄,被厚厚的屄毛盖住,
让男人看了肯定不会喜欢。你说我的屄好看,我太高兴了。」大姐很有兴致地说。


这时,我摸了摸大姐的肚子。大姐说:「我的肚子大了些,生过孩子以后,肚子就明显变大了。女人的肚子大
了也不好看。」


我在大姐的肚子上亲吻了一下,然后说:「姐,你的肚子不算大,稍微隆起一些,软绵绵的,男人趴上去更舒
服。」


「大伟,你说男人和女人干这事叫啥?」


「咱们这都叫崩锅,说白了就是肏屄。」


「对了,以后大姐的屄就让弟弟肏了。你愿意肏姐姐的屄吗?」


「愿意,当然愿意,我给大姐当朋友就是为了肏大姐的屄。」


「咱们进来的时候,房门还没有插上吧!你去看看,插好了门,大姐让你肏屄。」


我出去一看,果然没有插门。真是太大意了,刚才我们姐弟俩玩了那么长时间,要是进来人可就麻烦了。我插
上门回到屋里以后,大姐已经两腿大开,露出她的美屄,就等着我上去肏呢!


我很快脱了裤子,趴到了大姐的身上,挺起鸡巴对准屄口猛地插进去,「滋」的一声直插到底,大龟头顶住大
姐的花心深处,觉得她的小屄里又暖又紧,屄里嫩肉把鸡巴包得紧紧真是舒服。


我想大姐除了老公那的鸡巴外不曾尝过别的男人的鸡巴,今天第一次偷情就遇到我这粗长硕大的鸡巴,她哪吃
得消?不过我也想不到她的小屄居然那么紧,看她刚才骚媚淫荡饥渴难耐的表情,刺激得使我性欲高涨猛插到底。


大姐娇喘呼呼,望着我说:「你真狠心啊,你的这么大……也不管人家受不受得了……」「对不起,我不知道
你的是那么紧,让你受不了,请原谅我。大姐,我先抽出来好吗?」我体贴的问她。


「不行……不要抽出来……」大姐忙把双手紧紧搂住我的背部,双腿高抬两脚勾住我的腰身,唯恐我真的把肉
捧抽出来。


「大姐……叫……叫我一声亲丈夫吧!」「不……不要……羞死人……我有老公了……我……我叫不出口……」
「叫嘛……快叫。」「你呀……你真坏……老公……」大姐羞得闭上那双勾魂的媚眼,真他妈的有够淫荡。


「喔……好爽……老公……人家的小屄被你大鸡巴插得好舒服哟!……再插快点……」春情荡漾的大姐,肉体
随着鸡巴插屄的节奏而起伏着,她扭动肥臀频频往上顶,激情淫秽浪叫着:「哎呀……大伟……你的大龟头碰到人
家的花心了!哦……好舒……服哟……我要丢了……喔……好舒服……」一股热烫的淫水直冲而出,我顿感到龟头
被淫水一烫舒服透顶,刺激得我的原始兽性也暴涨出来,不再怜香惜玉地改用猛插狠抽、研磨阴核、九浅一深、左
右摆动等来干她。


大姐的娇躯好似发烧般,她紧紧的搂抱着我,只听到那肉捧抽出插入时的淫水「噗滋!噗滋!」不绝于耳的声
音。


我的大鸡巴插屄带给她无限的快感,舒服得使她几乎发狂,她把我搂得死紧的,大屁股猛扭、猛摇,更不时发
出销魂的叫床:「喔……喔……天哪……爽死我了……啊……干死我了……哼……哼……要被你插死了……我不行
了……哎哟……又……又要丢了……」大姐经不起我的猛插猛顶,全身一阵颤抖,小屄嫩肉在痉挛着,不断吮吻着
我的大龟头。突然,阵阵淫水又汹涌而出,浇得我无限舒畅,我深深感到那插入大姐小屄的大鸡巴就像被三明治夹
着的香肠般无限的美妙。


一再泻了身的大姐酥软软的瘫在床上,我正插得无比舒畅时见大姐突然不动了,让我难以忍受,于是双手抬高
她的两条美腿放在肩上,再拿个枕头垫在她的肥臀下,使大姐的小屄突挺得更高翘。我握住大鸡巴,对准大姐的小
屄用力一插到底,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更使得她娇躯颤抖。我不时将臀部摇摆几下,使大龟头在花心深处磨擦一番。


大姐还不曾享受过如此粗长壮硕鸡巴、如此销魂的技巧,被我这阵阵的猛插猛抽,大姐直爽得粉脸狂摆,秀发
乱飞,浑身颤抖般的淫声浪叫着:「喔……喔……不行啦……快把我……干死……了……啊……受不了啦……我的
小屄要被你干……干破了啦!大伟…你……你饶了我啊……饶了我呀……」大姐的放浪样使我更卖力抽插,似乎要
插穿那诱人的小屄才甘心。她被插得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全身舒畅无比,香汗和淫水弄湿
了沙发。


「喔……好老公……你好会玩女人,我可让你玩……玩死了……哎哟……」「大姐……妳……妳忍耐一下……
我快要洩了……」大姐知道我快要达到高潮了,配合提起余力将肥臀拼命上挺,扭动迎合我最后的冲刺,并且使出
阴功,使屄肉一吸一放的吸吮着大鸡巴。


「心肝……我的亲老公……要命的……又要丢了……」「啊……大姐……我……我也要洩了……啊……啊……」
大姐一阵痉挛,紧紧地抱住我的的腰背,热烫的淫水又是一洩如注。感到大龟头酥麻无比,我终于也忍不住将精液
急射而出,痛快的射入大姐的小屄深处。


她被那热烫的精液射得大叫:「唉唷……老公……亲哥哥……爽死我了……」我们同时到达了高潮,双双紧紧
的搂抱着,享受激情后的余温。


大姐四脚朝天地躺着,屄微微的敞开了。我又仔细地看了一会儿。


「咱姐俩的事可千万不能让外人知道,就是你婶也不能让她知道。你婶可是个老脑筋,她知道了肯定要生气的。」
大姐让我再次趴到了她身上,小声的嘱咐我说。


我抚摸着大姐的屄和乳房,对她说:「我们姐俩偷着相好,谁也不让知道。婶特别喜欢我,当然更不能让她生
气。」


「这种事,要是传出去,咱姐俩就丢人了。」大姐依然在嘱咐着我。


「我听大姐的就是了。我们还是把维护家庭放到第一位。我们姐俩就算是个感情弥补吧!咱们偷偷的相好,不
会让任何人知道。」我安慰着大姐说。


「大伟,姐姐过来的时间不短了,咱们还是把衣服穿上吧!一会儿我看看你婶那里有什么活干没有,帮她干点
活我就回去了,过几天我再来。」大姐说完,我们就都穿上了衣服。大姐告诉了她家的电话号码,我给了大姐一张
我的名片。


大姐出去的时候,我又给大姐带上了些黄色录像片和黄色小说。然后大姐就回到了她母亲那里。


我把屋里简单收拾了一下,也到了大姐的母亲家里。大姐帮她母亲洗了一盆衣服,然后就坐公共汽车回家去了。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